D A R K T R U T H

香港的「劏房」也將見於台北!?

新聞來源:台北蝸居又現 10多個貨櫃擠20人月租3千元

可想而知,這則新聞一出,絕大多數的人,一定又是站在「居住正義」的那一方,然後再把什麼建商炒房、政府幫兇、地主民代......等那些「居住不正義」的話題,全都再拿出來複習一遍。

煩請大家先看這篇文章:【暗黑影評:奪命金】,其中對於香港的「劏房」,以及香港人對於「上車」(也就是買房)這件事的心態,有相當精準的論述。

首先,大家應該都能同意的一件事就是,沒有人真心想住這些「劏房」或是「蝸居」,所有住在這些地方的人,原因無非就是「只負擔的起這裡」以及「比露宿街頭好一點」。所以,對於那些「只負擔的起劏房」的族群來說,如果劏房這樣的產品消失在市場上,那他們剩下的選擇就只有露宿街頭了。

當大家在痛罵這些貪婪的房東時,不妨想一想,這其實無非就是很單純的供需原理。如果市場上沒有這種需求,自然就不會出現這種供給。你如果以道德譴責或是法律規範,讓這些供給者不再供給,那麼這些需求者也就自然沒有其他選擇,只剩露宿街頭一途。他們不可能突然變出多餘的錢,去租那些「符合社會期待」的正常房子。再者,一旦這些原本至少還有「比露宿街頭好一點」可以選的邊緣人,真的露宿街頭後,所造成的社會問題隱憂,應該不大可能會低於,你讓他至少有「比露宿街頭好一點」的選擇吧?所以一來一往,這些提供「劏房」或是「蝸居」的房東,是真的黑心、貪婪嗎?還是其實他們是提供了另一種balance給這個社會呢?即便這種balance在不愁吃住的你我眼裡,可能不是那麼的美麗。

有人可能會再扯什麼「社會住宅」或「低收入住宅」這些東西,這種東西一來僧多粥少、緩不濟急,而且常常因為申請資格的判定以及申購手續的繁瑣公務流程,搞到最後真正獲得幫助的,都不是最應該受幫助的那群人。很無奈,這也是許多社會福利的暗黑真相,常常最應該受到幫助的那群人,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跟力氣(或智商)去爭取幫助。二來,往往這些社會福利制定的當權者,會假藉平等之名,但拿走大多數的好處,但所有的成本,一樣都要由沒得選擇的全體納稅人來承擔。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窮人的銀行家》作者穆罕默德‧尤努斯 ( Muhammad Yunus)  在書中就再三強調,所有由公部門來執行的社會福利政策,就算最一開始的初衷是好的,但終究會抵擋不過人性,非窮人一定會假窮人之名,取得所有好處。

至於有些人拿來當藉口的什麼「公安疑慮」,就更不用說了。這就好像窮到每餐只能吃泡麵的人,你跟他說泡麵不健康,吃多了恐怕會對身體不好。他都已經窮到只能吃泡麵了,還會在乎他媽的什麼健康嗎?如果連泡麵也沒得吃,那不用幾天就先餓死了,還等得到你所說的「身體變得不健康」?同理,當一個人只是要求「比露宿街頭好一點」的時候,你跟他說什麼「公安疑慮」,有意義嗎?要不要乾脆跟他談裝潢風格有沒有喜歡?風水有沒有合他命格算了?

還有,像是最低工資的議題,這也是常常被拿出來重複炒作的議題,但往往每次的結論,不外乎就又是最低工資太低、漲幅太慢、實質購買力不斷降低......等等。然後就又可以再延伸到資本主義的邪惡、企業財團的無良、慣老闆的黑心.....等等的政治正確上。但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是個假議題,第一、真正好手好腳的人,如果市場只願意出最低工資$23,800來聘用你,那最應該檢討的是你自己才對。所以這個最低工資的門檻,對於好手好腳、能有正常生產力的人來說,應該都是一個無意義的數字。第二、如果還有願意領低於最低工資報酬的人,肯定就是有問題的人,這裡所謂的問題,指的是他本身的智商、行動、能力......的缺陷,導致他所能貢獻出的生產力,再怎樣都沒有辦法達到最低工資的水平。此時如果還訂了一個法定最低工資在那邊,企業都不是白痴,也不是所有企業都必須要這麼慈善,如果一位員工的產值,再怎樣都無法到達最低工資的水準,那我為什麼還要花最低工資去請一個這樣的人?例如這個員工的產值怎麼算都只有$15,000一個月,那此時絕大多數企業的正常作法,就是放棄聘請這個人,然後將這份價值$15,000的工作,分攤到其他員工身上,或是以外包的方式處理。如此一來,這位產值只有$15,000的人,不就反而因為最低工資$23,800的「保護」,而失了他原本能找到的,一個月$15,000的工作了嗎?

當然,以上這樣的觀點,又會被那些覺青批評為什麼資方打手、慣老闆思維......等等,但既然都是《暗黑真相網》了,也不怕再多得罪人,告訴你們更殘酷的事實吧!

絕大多數發薪水的老闆,都曾經當過領薪水的員工。
絕大多數領薪水的員工,並沒有當過發薪水的老闆。

AV男優或許已經淡忘當處男的感覺,但他畢竟曾經是處男。但只看過AV的處男,由你來評斷AV男優當的好不好,會不會好笑了一點?

當你在規劃著如何運用請假搭配國定假日,創造出最多天的連假時,你的老闆可能為了要付得出了你的薪水、公司的開支而焦頭爛額。你隨時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老闆不行。然後,萬一他撐過去了,你說他冷血、不分享利潤、不把員工當資產?他賠的一屁股的時候,你在那裡?

當你在規劃著領完年終、放完年假後就離職,或甚至跟老闆說你只做到二月底,再把特休用一用,就可以再多賺一個月薪水的同時,老闆可曾說過你冷血?

不管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還沒出社會的莘莘學子,還是已經在社會打混的老屁股,請永遠記得:
一、企業主花錢要買的是你的產值,而不是你的時間。

二、沒有人拿刀逼你做這份工作,你隨時可以辭職不幹。

三、你如果真的那麼行,應該隨時有一堆更高薪的工作來挖角你。

四、老覺得自己被壓榨、被剝削,卻又不敢離開,那只代表:你真的沒有那個價值。

五、找不到更高薪的工作而勉強留下,那你對現任老闆更不應該抱怨,而是應該感激,因為代表他是目前全市場出最高價買你時間的傻瓜。

真話永遠難聽,但是你應該要感謝我願意告訴你真話。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所以結論就是,法定最低工資就跟什麼居住正義一樣,完全就是假議題。原本還有劏房可以選擇的人,只會因為「法定的保護」反而沒了選擇。原本還有低產值工作可以做的人,也會因為「法定的保護」而沒了工作。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可以舉,例如台灣那些快跟便利商店一樣多的平價連鎖早餐店。這些早餐店提供的是什麼?劣質碳水化合物。吃久了身體會不會不健康?絕對會!但這樣的早餐店已經存在我們生活中,長達數十年,我們也都接受了這個「比餓肚子好一點」的選擇,何曾批評過這些平價連鎖早餐店黑心、貪婪?幾十年下來,這些劣質碳水化合物,不知道餵飽了多少的士農工商。這就是一個很標準「用未來的健康折損,來換當下的便宜和便利」的選擇。如果沒了這些劣質碳水化合物早餐店,一定要夠營養、夠天然才能賣的話,那很多人恐怕還等不到未來的健康折損,就已經先餓死了。

再扯下去,好像又有更多扯不完的話題可以延伸了。例如那個財商大師林偉賢不是有出過一本書《不創業,就等死》嗎?他說的是事實沒有錯,但更深一層的現實卻是:「等死」對絕大多數的年輕人來說,可能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因為「一創業,更快死」,哈哈!

總之,類似香港劏房的這種「比露宿街頭好一點」的租屋模式,應該在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在台北市見得到,而且會越來越多。其他的大城市不敢說,但就台北的趨勢看來,應該是極有可能的。地狹人稠、工作機會多、外來人口多、講究社交......,還有最重要的:資產報酬率(尤其是房地產)長時間遠高於經濟成長率。在這些多方因素的堆疊下,也許五年、也許十年,相信會有越來越多,並不是社會邊緣人,而是白天西裝筆挺、光鮮亮麗的中產階級,晚上卻是住在一個「比露宿街頭好一點」的地方。當然,除了這個變化之外,還會有其他的變化,例如年輕女子會越來越明顯的察覺,靠努力工作是完全看不到未來的,因為就連個像樣的吃住都沒辦法,所以會更大比例的開始依靠先天的「色情資本」去變現。這點在《暗黑真相網》的觀點來看,當然是好事一樁。有什麼事情比窮人家一直生漂亮女兒,更能增進這個社會的流動?

總之,對於那些跟我一樣,沒能出生在富裕家庭的人:
◎在你還能靠工資收入,就能在首都買得起房子的時代,趕緊買吧!
◎社會新鮮人還能靠工資收入,在首都租到一間,可以自己一個人住的5坪以上獨立套房,好好享受當下吧!
◎在你還吃得到「真正的食物」時,趕緊吃吧!
◎在你還能靠愛情這種謊言,騙到年輕女子跟你上床的時候,趕緊把握時光吧!
◎在妳還享有青春所帶來的強大色情資本時,趕緊好好利用吧!
◎如果自己的人生已經是痛苦居多,就不要再生小孩了,小孩不僅不會是你的新希望,更會是痛苦的加劇和延伸。
◎至於天生一手爛牌的人,可以看看這兩篇文章:【這是個「先唬爛先贏」的年代】、【關於人生這場大富翁

在積極規劃未來的同時,不要忘了努力活在當下!
                                                                              ~劉特佐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