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大通膨時代,因為貨幣超發,稀釋了絕大多數中下階層的購買力(領固定薪水的族群)。這些溢出的購買力,很自然的就移轉到,第一批拿到增發貨幣的那群人手中,然後再慢慢的向下滲透,並持續地拉大貧富差距。

這些「劫貧濟富」的超額購買力,除了房地產(延伸閱讀文章:貧富差距的新分水嶺)外,在過去的幾年,也有滿大比例的購買力,流到了所謂的「數位資產」市場。也就是從現實世界中溢出的超額購買力,開始湧向虛擬世界。

不論是台灣也好、美國也好(也就是全世界),最新一季的CPI指數漲幅,通通都創了新高。這個世界上,包含你我在內的每個人,都即將一起迎接歷史上,從未見過的史詩級通貨膨脹。而且,這波通貨膨脹的實際肆虐程度,將會遠遠超過所有政府公佈的所有統計數據。但是,一樣也是《暗黑真相網》再三強調的一個觀念,那就是「財富不會消失,只會移轉。

這個世界上的人與人、家與家、國與國之間,永遠的賽局就是「相對購買力」的彼此消長。所以,我們唯一可以提出來探討的,就是貧富差距的新分水嶺,將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呈現在未來的社會中?也就是購買力會從那些族群,轉移到那些族群手裡?而如果不幸,萬一身處購買力不斷減弱的族群,有什麼積極和消極的自救之道?

就在十二月瘋狂開庭(主要是【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西螺大橋篇】的案子)的空檔,一位在台北開連鎖旅館的好友緊急來電,說他的一位建商好友,因為違反銀行法而被傳去做筆錄。雖然已經請了大牌的李永然律師為他辯護,但因為律師總是只能說些保守的法律話,所以想找個有經驗的人諮詢一下,聽聽「真話」。

那還真的是找對人了!還記得多年前,有位在酒店做業績幹部的好友,也是緊急Call我,要我去赴一個酒局。在酒店當幹部的好友很清楚,我是不喝酒的,但那次他要我無論如何一定要過去。原來是一家新加坡鋰電池公司的CEO,來台灣洽談掛牌上市的事宜,談了兩家券商、開了一堆會,聽的都是一堆官話,聽到他覺得很悶。所以他找了每次他來台灣時,幫他安排夜生活的酒店幹部(就是我好友),問說有沒有這個領域「願意說真話」的朋友?朋友要我無論如何要幫他這個忙,這個CEO是位超級好客,斯文有禮、出手大方。

富人買進資產、窮人只有負債、中產階級買進他們以為是資產的負債......。應該不少人可以認得出這些內容,就是出自於二十年前開始的《富爸爸窮爸爸》一系列書籍。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被動收入財務自由這兩個名詞,徹底進入了我們的生活中。除了報章雜誌的不時報導外,更形成了所謂的「財商界」;然後以「建立被動收入」與「達到財務自由」為中心價值的書籍或課程,多到我們根本記不住那些作者或老師的名字。但大多數的作者或老師,都在曇花一現之後,默默的從市場上消失;偶有活過好幾年的老師,隨便一搜尋也都是破綻百出、黑歷史連連。

所以,對於絕大多數的散戶、中產階級、普羅大眾......(或不管您怎麼稱呼自己)而言,追求被動收入、追求財務自由,到底是否為一件值得去做的事?到底是否為一件「正期望值」的事?又,絕大多數的散戶、中產階級、普羅大眾......,在經歷二十年的被動收入與財務自由風潮後,所得到的平均結果為何呢?

這篇來講一些,曾經把錢丟到水溝裡的失敗投資經驗。其實,我一直都不是什麼天才或專家之類的人物,很多讀者覺得一針見血的觀點或理論,也都是從一個個慘痛的經驗中,去累積出來的。包含了我們在【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西螺大橋篇】一系列故事中所說的,真的就連上市公司的董事長,親自坐在你面前,告訴你它們公司的股價會漲,最後都不一定會漲了,你說還有什麼是100%保證的?那一幕真的到現在,都還一直歷歷在目。

在【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白銀帝國4】當中,有簡短提到過,當時因為幸運站在風口上的順遂生意,從旁人的阿諛奉承中,開始神化自己的同時,也開始從本業分心,亂轉投資一堆有的沒的。人的狂傲真的是很可怕,一件事情碰巧做起來了,就認為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可以一樣的順利、一樣的無敵。也不怕說來丟臉,就連《暗黑真相網》的版主,也曾做過許多,不可思議的愚蠢投資。

疫情無情的肆虐內需產業,導致很多人開始尋找第二事業;許多傳銷公司,也趁此業績大好,其中東森更是呈現了爆發式的成長。相信您身邊最近一定也出現不少親朋好友,開始經營東森,並且開始發那些,很有財務自由味道的文章。

暗黑真相網》確實也收到不少的讀者來信,詢問有關東森的八卦,諸如:「聽說東森要倒了?」、「聽說東森很多大線頭準備要撤退了?」、「東森也太猖狂了,是不是該有人出來管管了?」......等等。

期望值,應該是我們從小到大所受的數學教育裡,除了加減乘除之外,最重要的一種,可以應用在生活中的數學觀念了。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不會在離開校園後,還會繼續用到微積分、三角函數、和差化積......這些東西。沈佳宜不也說了嗎?她相信十年後,她可能連Log是什麼都不知道,但一樣可以活得好好的。

人生中很多事情,本來就是徒勞無功的。但有好的期望值觀念,絕對是在現代社會中,想要「讓人生更美好」的必要元素之一。人不可能每一次重大決策都靠感覺運氣;一輩子都那麼好運的人,極為少數。所以,在每一次的重大決策中,加入期望值的觀念去輔助思考,絕對是有其必要的。

先從一個小故事說起,這個故事或許有些老老老讀者已經看過,但沒有關係。

從前有兩個部落,一個叫台灣部落,一個叫美利堅部落,台灣部落的村民聰明、努力、節儉,美利堅部落的村民則充滿智慧、喜好享樂。兩部落分別生產野兔肉和火雞肉,兩個部落平均每個人一天都能獵到3隻野兔或3隻火雞,而每個人一天也剛好需要吃3隻野兔或火雞才能維生,也就是說,一天獵不到3隻野兔或火雞的人,就會在物競天擇下被淘汰,不適合繁衍後代。而打獵技巧比較好,一天能獵超過3隻野兔或火雞的人,才有能力娶妻生子、繁衍後代,或用多出來的野兔(火雞)去交換其他能提升他家庭生活品質的物品,非常的公平合理。

還記得那個在《暗黑真相網》的文章中,出現過很多次的公式嗎?
有錢人的賺錢速度 > 硬資產的漲價速度(房地產、奢侈品等稀缺資源) > 實際的通貨膨脹率(政府印鈔票的速度) > 民生用品的漲價速度 > 中產階級的賺錢速度 > 窮人的賺錢速度

單就這個公式來看,對於賺錢速度追不上通貨膨脹的中下階層而言,硬著頭皮買房,就某個層面來說,確實是在薪資無法有效成長的無奈下,還能把自己「往上拉」的一種方式。(通貨膨脹有兩種,一種是政府公佈的,平均每年2%左右的那種;一種是民間真實狀況,平均在8%以上的那種。本文所出現的通貨膨脹,都是指第二種。)

如果從2008年起算至今,已經是第13個年頭了,這是全球金融史上,最長的一次多頭市場。至於這個多頭走勢還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沒有人知道。如果說有人能斬釘截鐵的預測,這多頭行情還能持續多久?或是持續上漲到什麼程度?那肯定就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現象:滿坑滿谷的素人股神。

放眼望去,目前檯面上這些滿坑滿谷的素人股神,有很大比例的真實股齡,都還不到十年;也就是從他們開始玩股票到現在,都還沒有遭遇過一個完整的多頭及空頭循環。即使偶有「號稱」股齡已有十幾、二十幾年的股神,對於2008年之前的種種,常常也都是含糊帶過、交代不清。對於這些「畢生股涯」100%都還是處於多頭市場的股神來說,幾乎什麼樣的長期策略,都可以在這樣的多頭市場生涯中,得到一個不錯的正向績效。也因此,才造就了雨後春筍般的素人股神,不停的開課或出書,分享他們的財務自由之道。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