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前文提到:
白銀帝國」這一系列的文章,將會鉅細靡遺的真實呈現,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我,一路建立起一個橫跨數個國家、一年超過十位數新台幣營收的商業帝國,再一路衰敗至倒閉的故事。如果您當成小說看,精彩度我想應該也不會輸給一般的商業小說;而如果您也多多少少是個創業者,那想必有太多太多,我所犯過的錯誤,都可以作為您的借鏡及警惕。

而如果這一系列文章中,有任何的商業術語讓您覺得艱澀難懂,那請相信我,你還不適合創業,而且還差得遠。因為如果連這點程度的商業邏輯你都沒有辦法理解,真的聽我勸告,創業也好、做生意也好,都不是你應該去做的事。因為創業、做生意,你每天都要面對的就是突發的新挑戰,而且都是你原本不懂的東西。然後你必須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弄懂它,並且解決它。

就像我寫過很多次的:
不管在任何領域,遊戲規則永遠有兩種,一種是真正的遊戲規則,另一種是大多數人以為的遊戲規則。而大多數人有必要持續待在他們以為的規則裡,並且持續運作他們以為的規則。如此一來,真正的遊戲規則才得以順利的運作。

從王立天的鼓吹、到前女友的鼓勵、再到曾元登的考驗......,都讓我走上了一條,以往做夢都沒有想到的路。從隱約感覺到那真正遊戲規則的存在、到確信那個規則的存在、到終於有機會一探那個世界的一切。即使中途經歷了一堆凡人所無法體會的挫折和失敗、即使十年後的今天,仍然被這個系列故事中的無數官司糾纏著,但我真的一點都不後悔,一點也沒有。

因為武漢肺炎所引起的經濟影響,開始在國際間的金融市場接連發酵。相信有些市場經歷比較久的人,就會想起2008年的那一次,由次級房貸所引起的一連串股災。

從2008年股災結束後至今,全球股市幾乎都走了一段史上最長的多頭市場,無數的「平民股神」在這段期間內,陸續的崛起。「存股」等宣稱可以簡單複製的投資法,不斷地出現在媒體或書籍上。(關於「存股」這件事,我們在【破解投資謬誤 - 定存股的迷思】一文中,已經詳述。)

今晚住台中的林酒店,第一次住這裡,還不錯,算是值它的價格。晚上在25樓的The LIN Sky Lounge,一邊看著台中的夜景,一邊想著最近周遭發生的一些事,整理出了一些心得,想要分享給年輕朋友,或是目前覺得對現況不滿的朋友。

下午剛抵達台中時,就在CBD的前面看到這兩輛車停在路邊,純金色的C63 AMG,讓我想起在《鯨吞億萬》一書中,電影《華爾街之狼》的本尊Jordan Belfort,在只參加過一次劉特佐的豪華派對後,就再也不跟劉特佐往來。他回憶道:「不管這場豪華派對的真正主人是誰?這些錢一定是騙來的,因為自己賺來的錢不會這樣花。」

白銀帝國一系列的故事,在前面的2集,以前就一直有在follow我blog或fb的朋友們,可能會已經知道故事內容了,但為了讓整個故事能夠完整,我還是重新回憶一次,並以現在的文筆重新再寫一遍,絕對沒有複製貼上。或許,現在的我和當年的我,看事情的角度也又有了南轅北轍的差異,您也可以檢視看看,這麼多年下來,你我的改變有哪些?

前文的最後提到:利益一出現,人性也就出現了。在我們第一年以100萬台幣的資本額,卻創造一億八千萬的營收之後,除了氣到跳腳的王立天之外,連續劇上常見的股東內鬥戲碼,也就這麼合理的,出現在我們公司了。[read-more]

2016年12月31日晚上十時許,當大家已經都聚集到各種屬於自己的場合,準備迎接跨年的到來,我不知連續第幾年,平靜地坐在辦公桌前,結算著公司的月報表以及年報表。一如往常地當將辦公室租金、員工薪資等支出,輸入網路銀行後按下送出,銀幕顯示轉帳失敗;重新輸入一次,還是失敗,一個字一個字的仔細再檢查一遍,還是失敗。

接近晚上12:00打電話給銀行客服,我知道它們一定會有人接,因為我大學的時候就做過這個工作。客服回答我,公司帳戶因為被列為詐騙警示帳號,所以已經凍結。晴天霹靂,再打電話到公司的另一間主要往來銀行,得到的答案也一樣,公司帳戶因為被列為詐騙警示帳號,所以已經凍結。總共五十幾萬台幣的辦公室租金和員工薪資,瞬間付不出來。

這次來到曼谷處理一些事情,隨筆記下一路上的逸聞趣事。上一次來到曼谷已經是五年前了,跟幾乎所有的東南亞國家一樣,五年的時間,就可以讓你以為是來到了另一個國家、另一座城市。各種軟、設體設備的應用,兩年的發展,就可以是另一個新世界。讓我不僅感嘆,被鎖在台灣的這兩年多,真的已經落後太多、失去太多。這幾年,不知眼睜睜看著多少朋友在東南亞瘋狂的跑馬圈地,好不快活。而我竟然還在跟一堆台灣公務體系的傲慢嘴臉糾纏著,除了幹,沒有其他形容詞。

落地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直接座落在曼谷機場「裡面」的膠囊旅館。真的,就直接擺在機場裡,走路到劃票櫃位,大概不用5分鐘,而且有好幾家,有房間型的、也有床位型的。我此趟曼谷行因為是一大早6:00的飛機,所以前一晚就直接先住在桃園機場附近的旅館,但還是要4:30起床再搭車去機場。將曼谷機場內的膠囊旅館傳給幾位在台灣開旅館的朋友,都異口同聲的說:「是啊,人家已經先進我們好多了......」。

一直在想著,自己的那些冒險故事,該從那裡起筆?該用第一人稱自述法?還是用第三人稱視角?又該用什麼方式書寫,才能讓讀者的理解度以及精彩度,都盡可能的完整?

剛好,今天來到了既陌生又熟悉的香港,諸多回憶湧現,我想就從這裡開始寫起吧,真正的金融海賊冒險故事,也就是我的故事。若要比豐功偉業,我想應該是永遠無法達到劉特佐的百分之一,但相信以我的文筆,把所有人性黑暗面的體驗,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讓一般平民,都盡可能的感同身受,精彩程度應該不會亞於《鯨吞億萬》。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