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低毛利的生意,拼的就是薄利多銷,然後商品單價低卻又佔空間,就是要拼存貨週轉率!每一種生意都有不同的特性,不管是創業者、管理者、執行者......,做任何生意都一樣,第一件要思考的事情,就是根據生意的特性,設計出最適合的經營方針。

當一個新生意啟動之後,最重要以及最難的事情之一,就是準確的抓出損益兩平點,這又根據行業的不同,需要不同的時間。因為站在現金基礎上,很多東西都是久久支出一次,平時還沒遇到支出的月份,是不會在現金上出現流出的,很有可能就忽略了這項成本。再者,現金基礎上產生支出後,如何判斷出合理的折舊攤提時間,也是一門大學問。往往,會計準則的折舊攤提原則,跟實際上的落差,根本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先說個題外話,我曾學過兩年的九宮姓名學,這是很實用的把妹利器。一開始是我一位我很要好的朋友,去上了之後幫我算。聽了之後,覺得準確性跟參考度,確實比之前聽過的星座、八字、紫微......等等有的沒的算命學理,都還要高得多。但也就僅止於覺得有趣,沒有特別放在心上,即便他一直推薦我去上。後來,另一位另一個領域,和我也非常要好的朋友,也去上了這位老師的姓名學,也一直推薦我去上。我心想,兩位不同領域的朋友,都不約而同的推薦我去上,那應該是很足以採取行動了,所以我就也去上了。

換個角度來看,對於那位姓名學老師來說,他根本不知道他兩位不同的學生,竟不約而同的與我有交集;而如果兩位朋友缺了其中任何一個,我應該都還只是會停在「覺得有趣」的階段,不可能會採取行動。而這兩位朋友都會去上同一位姓名學老師的課,其實就是我們講過的「隨機」。但就是因為這兩個「隨機」的加乘,在我身上就變成了某種「上天指示」的心理效果,進而採取行動。(《暗黑真相網》過去的許多文章,都對「隨機」這個議題,著墨不少,新讀者可能慢慢爬文。)

直播圈其實跟演藝圈很像,一位藝人如果跟到不對的經紀人,「自我定位」沒有抓好,很有可能延伸出的後果,就是得不到演出機會、賺不到錢。很多本質很好的女藝人,就是因為跟到不對的經紀人,自我定位沒有抓好,在曇花一現之後,就默默的消失在銀光幕前了。相信此時每個人腦中都會閃過一些,當時你覺得應該會紅,但卻沒有紅,就默默消失的明星。

當然,更現實也更殘酷的演藝圈,也不乏許多本質很好的女藝人,但沒有強力的背景後台(例如吴姗儒),又不肯向淺規則妥協的話,即使定位正確,也是有可能會被封殺的。例如某位真的很漂亮、選美皇后出身的女藝人,就是這樣。好在,她後來嫁得很好,雖然明星夢沒能圓滿,但以結果而言,明星夢應該也已經不重要了。

就在【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西螺大橋篇】揭開序幕的差不多時間,2017年12月10日,陪一位金融業的女性好友,去逛板橋的新北耶誕城,逛完之後一起晚餐時,她向我哭訴,之前那個香港男子,本來說好聖誕節要跟她一起過的,但現在卻不讀不回了。

2017年11月27日,背著隨身的行囊,搭乘高鐵來到雲林。在這之前,還真的不知道高鐵在雲林已經有站了。一如「組織」的慣例,住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一整棟透天我一個人住,較大型的物品已經提前先寄下去了。抵達下榻之處後,我先前寄下來的物品,已經擺在室內了。花了幾天的時間,騎著腳踏車繞了幾圈,就適應這裡的生活了。能夠快速適應新環境,一直是我們這種金融海賊的基本功之一,既能當老闆、也能睡地板。

初到西螺時,一直有個納悶,為什麼西螺這個地方是「鎮」而不是「鄉」呢?因為舉凡附近的鎮,諸如虎尾鎮、斗南鎮、北港鎮、北斗鎮、田中鎮......等等,要夠格叫做「鎮」的,最基本的配置,就是要有麥當勞星巴克。前述的那些鎮,通通都有麥當勞跟星巴克,但唯獨西螺鎮,兩個都沒有(只有胖老爹跟85度C)。所以我一直納悶,到底西螺有什麼資格被叫做「鎮」呢?

一葉知秋
「我快要被你幹死了」、「我坐在你的大棒子上搖」、「我的淫水都流到你大腿上了」......,隱約聽到隔壁間的直播主熊熊,投入的喊著這些台詞時,我就知道她快要「結案」了。我索性就在外面等她,因為吃飯時間快到了。熊熊是我從彰化鹿港撿回來的直播主,在我直播主生涯的後半段,就已經開始兼做直播主的經紀。熊熊原本是那種,一輩子沒去過大城市生活,只做過檳榔攤跟便利商店之類的工作,標準的鄉下地方低學歷低智商少女,但好在本性善良單純、聽話照作。

「剛剛這位客人叫什麼?重口味的喔!」
「一葉知秋」

之前說好的,白銀帝國從興起到隕歿的這七年多,所發生的風花雪月,要另外寫一篇文章來交待。我相信歷史上每一位偉大的英雄或梟雄,其成功背後的女人,絕對不會只有一位。也許可以有一位或數位,是在男人的偉大成就背後,佔有舉足輕重影響地位的;但這並不影響,男人同時擁有其他,為數更眾多的女人。從劉備、拿破崙,到孫中山、蔣介石,再到王永慶、蔡衍明......,沒有一個喊得出名字的歷史英雄,不是如此。如果偶有「號稱」專一的英雄故事,我也相信那是後世捏造的可能性居多,因為基因的本能不是那樣的。(光是寫到這裡,那些安慰劑學派可能就已經要抓狂了吧。)

我應該非常有資格來教「如何把妹」這件事,這輩子算起來,花錢的不算,純粹靠情感互動而「交手」過的女人,沒有[read-more]300人也絕對有200多人。此處所謂「交手」的定義,是指有上床,且有一般世俗所認為的男女朋友間的互動(有人稱此為曖昧對象,也可以。)而如果說要認真的「交往」,彼此公開以男女朋友互稱,然後交往時間持續兩個月以上的那種,也應該至少有50人以上跑不掉。

「我想要和妳一樣,可不可以教我要怎樣才能這麼有心機?」當我的業績穩坐第一名好一陣子之後,有年輕的直播主這麼問我。「心機?」我其實從來不知道什麼心機,也沒想過自己要耍什麼心機。但我業績穩坐第一名是事實,或許這位年輕直播主,認為業績與心機是成正比的,只要越會耍心機的直播主,業績就會越好;所以她主觀地認為,我一定是最會耍心機的。

這個問題我想了好久,最後我得出的結論是:[read-more]「沒有心機的真誠,其實就是最頂級的心機。」耍心機真的是一件很累人的事,當妳在跟人說話的時候,如果一邊說話還要一邊在心中惦記著各種算計,我相信此時妳所發出的頻率,有點level的對象,是不會不知道的。當然,也是很多傻到分不出心機的宅男,例如那些在交友APP上,連電話都沒通過,只光憑文字訊息就匯款什麼醫藥費的,也是大有人在。

有一次,遇到一個金融業高層的客人,滿嘴的仁義道德,頻頻對我說教,說他認為直播主的工作,是一件很「損德」的事情,然後問我:「妳怎麼會來做這種工作?」

「什麼叫這種工作?」我心想,「做什麼工作還不主要都是因為錢?那你一副人模人樣還不是來上這種網站!」在一邊用與直播主對談的輕視話語,滿足自己優越感的同時,還不是一樣做著,付錢請人家露身體給你看的行為,這又「有德」到那裡去?

在前文【那些脫衣直播主的故事1】當中,介紹了客人的兩大類型:秀客以及感情客。秀客比較沒什麼好特別說的,差不多就是要看奶、看小穴、看女主播自慰,或是做什麼特殊動作、看什麼特殊部位......等等。當然,直播主短時間內要衝業績的話,一定是衝秀客,但是秀客的忠誠度一般不高,他們喜歡新鮮感。在脫衣直播平台上,來來去去的直播主,多如過江之鯽,男人都是一個樣,不會花大錢在已經得到的東西上頭。他已經看過妳的奶、妳的小穴之後,就不會再願意花大錢,看這些他已經「解鎖」過的東西了。要得到這類客人額外的大額斗內,就只能從口味的再加重去下手;但這樣的話,倒不如去攻那些,還沒有「解鎖」過妳三點的新秀客。每天都會有新的秀客來到平台上,這點倒是真的不用擔心。只要臉不要醜的太離譜、身材不要胖的太離譜,現在的各種美顏和濾鏡技術,都可以讓妳在銀光幕前,變成讓男人願意掏錢,然後對著妳打手槍的女神。

夕陽螺絲工廠二代
這是我直播主生涯所經營的大咖感情客之一,家裡是做螺絲工廠外銷的,但因為整體大環境的變遷,已經屬於夕陽產業。但他家公司又沒有大到有雄厚家產,可以跟著環境做大幅轉型;只能一邊接越來越式微的傳統訂單,一邊想辦法減緩夕陽西下的速度。然後這位二代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但也還沒有完全接班;上一代對他的能力不是很信任,一直不願意放權給他。所以他在工作上是極度沒有成就感的,公司裡所有人對他相敬如賓、客客氣氣,只因為他是大老闆的兒子;但他內心深處其實也知道,公司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人瞧得起他。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