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暗黑影評:奪命金

奪命金是2012年的電影了,其英文的片名為Life Without Principle,其實就整部電影所想要呈現的觀點來說,英文的片名反而更適切。很主要的一個訴求就是,告訴觀眾這個世界的隨機以及無常,與《暗黑真相網》一直所強調的【世上絕大多數的偉大成就,其實都是隨機的結果】,其實是一樣的。會特別挑這部舊片來分享,主要是此片中能帶給我們啟示的資訊量真的非常多,真的不光光是一部得獎的電影而已。

一、劏房
擔任西九龍重案組高級督察的任賢齊,因為處理一件住戶傷人案,來到了一處劏房。劏房是香港的特色之一,也就是將一層樓切割成無數小到難以致信的單位,分組給社會底層的窮人。據統計,香港至少有好幾十萬人(還不包含那些沒有身份的底層工人),都是住在這種讓全世界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劏房。而且,不要懷疑,一個棺材大小的床位劏房,月租金也要2,000港幣以上,也就是台幣8,000元左右。而這現象,也是香港底層社會的真實面之一。

不要懷疑,一個白天西裝筆挺的金融業上班族,或一個打扮光鮮亮麗的都會OL,晚上很有可能就是住在這樣的地方。

我在2012年的時候,曾因生意關係,在香港住過一段時間,當時住的地方是上環,一間折合台灣坪數大約是8坪多的套房,非常老舊,租金是13,000港幣,也就是新台幣50,000元左右。而這樣被我「嫌棄」的坪數,當時在香港認識的友人告訴我,我住的這個大小,香港的中產階級住的往往是一整個家庭。我在去逛香港類似IKEA的那種平價家具店的時候,也發現九成以上的床都是上下舖,傳統的那種床舖反而是少數產品,這也就表示,絕大多數的香港中產家庭,上下舖床位的空間配置,已經是一個基本型態了。而當時我也發表過一些諸如「台灣的中下階層其實很幸福」、「台灣的中產階級還有很大的變窮空間」......等等的文章,可想而知,全都被公幹到爆。

就在任賢齊處理完劏房的住戶傷人案之後,接到了老婆的電話,要他馬上趕往「麗翠軒」,一棟其實也不算高級住宅的住宅。到達之後,老婆比帶看的仲介更熱心的向他介紹該房的格局、景觀......等等環境。為的當然就是老公能夠當場說出一句「落訂」,因為他們夫妻倆只靠老公任賢齊一個人在賺錢。但任賢齊可能是因為每天看那麼多的社會案件,覺得買房這種人生大事,可以再想想。所以在匆匆看完房之後,就又趕去處理下一個案子了,此舉當然就惹得老婆不開心了。

其實,老婆這麼急著想要買房的原因無他,幾乎在所有香港人心中,都有一個根深柢固的心錨,香港人用「上車」來形容。所謂的「上車」指的就是買房,也就是搭上這班整體經濟前進的火車,而沒有「上車」的人,就好比在火車後面苦苦奔跑的人,只會離火車越來越遠,所以盡可能的趁早「上車」成為了絕大多數香港中產階級的一個心錨。就像大陸近年來也有所謂「你和丈母娘之間的距離,只差一棟房;沒有房,你只能叫阿姨」的流行語是一樣的,但香港人心中那種「上車」的渴望,除了成家的目的之外,更重要的反而是那種「擺脫底層社會」的象徵意義。因為,生活在香港的底層社會,真的會讓人生不如死。

任賢齊老婆希望他買的這間房,總價為800萬港幣,也就是相當於3,000多萬新台幣。如果您有機會去香港看看,總價800萬港幣的房子,長的是什麼樣子?相信看了之後的第一感覺也會跟我一樣:「啊?就這樣?」擔任西九龍重案組高級督察的任賢齊,月薪60,000多港幣,在香港也可以算是高級中產階級了,但是不「上車」,一樣也是會離這班火車越來越遠的,就像他老婆說的:「現在不買,以後只會更買不起。」這說的其實完全是實話,也是絕大多數香港中下階層的心聲。而且,這間讓你我都覺得「啊?就這樣?」的房子,如果照任賢齊老婆計畫的那樣出租,一個月的租金行情大約是25,000港幣起跳。

在資產報酬率(尤其是房地產)長期明顯高於GDP成長率的經濟體中,「供樓」其實是中產階級最保險,也是最高期望值的策略了。因為沒有擔保品,一般中產階級根本不可能從銀行搬出那麼多錢來,而房價未來漲幅的期望值,又遠高於「按揭」(就是房貸)的利息支出。如果貸款九成的話,等於可以用十倍的槓桿,去搭上這班經濟前進的火車。

二、銀行
一位老人走進萬通銀行,馬上就被顏色給區分了等級。辦理一般存、提款、轉帳......等業務的客戶,只能排長長人龍的綠色櫃台,而且要用站的。但如果是要買基金、保險、理財商品......等等業務,就可以排一對一專人服務的紅色櫃台,而且是坐著談。而且排綠色櫃台的客戶,如果一個月臨櫃辦理三次以上的業務,每次都要加收10元港幣的費用,然後每次存款的鈔票或硬幣超過一定的數量時,也都會被加收一定比例的手續費。就像電影中的那位阿婆,要存700多枚硬幣時,被櫃台告知要收一成手續費,也只能大罵:「你們怎麼不去搶!」其實,她不知道的是,在香港,搶劫那有開銀行好賺。這又讓我們想到聖經馬太福音第13章第12節裡所說的:「凡有的,還要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也要奪去。」 這種「只錦上添花,不雪中送碳」的現象,在資本主義的現代社會,真的無處不在。

畫面轉到了會議室裡,業務主管正在向所有理專介紹新的金磚四國基金,基金的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人要扛兩百萬港幣的銷售責任額。介紹完新的基金後,是當月業績總檢討,果然非常的符合現實:理專的業績,與顏值成正比。而顏值與業績都在公司吊車尾的Teresa何韻詩飾),一定又覺得壓力山大了。

其實,這規則不管到那裡,都是適用的。

Teresa向一位存款有8,000多萬港幣的大客戶鍾原推銷這檔新的金磚四國基金,沒想到本業是地下錢莊放款的鍾原,完全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在她面前拆解基金的手法給她看,讓她馬上啞口無言。Terasa只好轉向另一位客戶,一位存款剛好只有一百萬港幣的60歲大媽娟姐,一輩子只做過定存的娟姐,剛剛拿到這一百萬老本的三個月定存利息:100元港幣。她無奈的看著這100元利息收入,想著自己那似乎只會越來越薄的老本,無助的眼神透露出散戶般的無奈,多麼希望上天能夠在此時給個指引。結果上天這時候給她什麼指引呢?金磚四國基金!

接下來就是這部電影最常被拿來分享的片段了:
根據我們銀行的規定,以下我們的談話需要錄音,等一下我問妳什麼問題,妳都只要回答「清楚明白」!

就這樣,一百萬港幣業績入袋。

「如果我賺了錢,請妳吃飯。」娟姐離開時這樣對Teresa說,但Teresa心理一定知道,這就一如所有散戶的投資,是個結果未知的賭局,而理專就只是個引導客戶下注然後抽水退佣的打工仔罷了。相信很多業務工作者,都有過類似的心境,你根本不知道客戶當前所作這個決定是對是錯,甚至你認為客戶輸定了都有可能,但為了眼前的業績,你還是得引導客戶作下這個決定。但這也是業務工作的必經心路歷程之一:要懂得將自己的情緒以及立場,完全的置之度外。講的難聽一點,就是請把無謂的良心收起來。

娟姐一走,任賢齊的老婆進來了,帶著一位小孩,原來是任賢齊突然冒出一位同父異母的妹妹,然後拋下了這個孩子不管。這劇情所要表達的,其實我們在【破解投資謬誤 - 存股的迷思2】一文中,也提過這樣的觀念。對於絕大多數的散戶(普羅大眾)來說,一輩子中所會遇到的「突發狀況」,幾乎已經不能算是「突發」,而應該要用「必然」的心態去面對。像我最近擔任一個事業體的專業經理人時,業主請我抓每個月的固定開支,我估算的固定開支分為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已知的固定開支,例如房租、水電、人事......等等,另一個部分則是未知的固定開支,業主問我這部分是什麼?我說我也還不知道,但每個月一定會有一些不同的意外開支,成為一種另類的固定開支,所以必須抓這部分的預算,業主說他同意我的想法。

任賢齊老婆向Teresa表明,想要買那間看中的房子,但需要100萬的頭期款,問能不能貸款?Teresa最後說服她拿持有的股票來質押借款(而不是直接賣股來付頭期款),年利率7%,分兩年期還款,一個月要還四萬多,再加上剩餘的房貸,如果用任賢齊公務員的資格分30年期,每個月的還款額是三萬港幣左右。所以加在一起,等於前兩年每個月要還款七萬多港幣,這已經超過任賢齊一個月六萬多的薪水了。「沒關係,我們會把房子出租」任賢齊老婆這樣說,但即使我們假設出租25,000港幣,每個月還是要還款至少45,000港幣以上,這對薪水才60,000多的任賢齊來說,無疑是很吃緊的,而且他們現在又無緣無故又多了一個小孩要養。

這個環節可以告訴我們,香港也好、台灣也好,任何地方都好,無數的中產階級都渴望翻身、渴望透過每一次的人生關鍵決策,往更上一層的階級邁去。但其實,許多決策的本質,根本無異於賭博。但無奈的是,對於沒有先天家世資源的人來說,可能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所以才說,現代人一輩子所能達成的成就,除了70%取決於你的父母是誰以外,剩下的30%裡面,機運就佔了25%。真的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Life Without Principle

三、股市崩盤
以希臘歐債危機為背景,一堆人股票斷頭忙著借錢,鍾原這時候把原本15%的年利率趁火打劫提高到了20%,大發利市。來到銀行提領1,000萬現金的他,順便還酸了一下Teresa之前推的「金豬四國」(再順便吃了一下她豆腐),讓Teresa很不是滋味。最後,鍾原在離開前接了通電話後,突然決定只提500萬現金就好,另外的500萬要存回去。Teresa準備要幫他填存款單時,鍾原說不用了,下次再補,就匆匆離開了。這麼一來,在銀行的紀錄上,鍾原還是提走了1,000萬,但他只拿走了500萬,另外的500萬則「暫時」在Teresa手上。而且,全世界知道的人,只有鍾原Teresa

Teresa突然發現,鍾原的手機放在桌上忘了拿,拿著手機追出去的她,一直追到了地下停車場,卻發現鍾原已經倒在車上,奄奄一息了。也就是說,全世界知道鍾原有500萬在Teresa手上的人,就只剩下Teresa一個人了。Teresa這時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並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早上,她還是個被業績壓的喘不過氣,面臨被炒魷魚邊緣的失意理專;但現在,她考慮的是不是要今晚就遞辭呈,然後帶著這500萬元,去展開自己的新人生。

其實劇情真的一點都不誇張,真實的人生中,由無常隨機所帶來的變動值,往往遠大於我們長時間所作的努力,只是因為我們花了太多時間在每日每日規劃中的努力上,所以我們在情感上會刻意放大自己那其實沒什麼用的努力,然後刻意忽略那其實影響結果大半的無常隨機

四、傻子劉青雲
劉青雲的出場就不贅述了,總之他就是飾演一個沒有貪念、盲目講義氣、金融常識為零的傻瓜。總是幫一些已經日落西山的「大佬」,做著一些註定不會有回報的苦差事。為什麼說他傻瓜?因為他沒有搞清楚,不管是在正常社會還是黑社會,「有錢在手」才是最重要的,什麼義氣、兄弟......都是狗屁。在一連串的峰迴路轉之後,走投無路,來到曾經一起在黑社會底層打拼過的夥伴:凸眼龍的公司。凸眼龍做的就是地下期貨,結果好死不死,劉青雲才剛投靠做地下期貨做的風生水起的凸眼龍,就馬上遇到了希臘歐債危機。滿手多單的凸眼龍想駭進上游的系統,偷偷更改自己的倉位,結果被上游的老闆宋先生抓到。結果劉青雲又再一次落入了幫人做苦差事的命運,甚至包含了去搶劫鍾原

無常隨機又登場了,結果同一時間,鍾原的一位美女員工也慫恿自己的男友去搶劫鍾原。最後該男友和在鍾原的打鬥中,雙雙掛點死了。所以鍾原從銀行提出來的那1,000萬,有500萬被Teresa吞了、500萬被目睹鍾原和另一位搶匪生死搏鬥的劉青雲,坐收魚翁之利拿走了。然後劉青雲凸眼龍拿著這500萬,被帶到了地下期貨上游老闆宋先生那裡。

宋先生的台詞也算經典:
股票,是人對未來的預測。測對了,就是贏家;測錯了,就是輸家。輸家想贏回失去的;贏家想贏的更多,人的本性,都是貪婪的。股票世界,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這是生態平衡的定律,是規矩。

破壞了規矩的凸眼龍,被宋先生拿利器刺進了心臟,並叫劉青雲趕緊送他去醫院,「還有機會死不掉的」,並且把500萬丟還給他們。結果,離開了宋先生的場子後,凸眼龍劉青雲不要去醫院,而是去另一家地下期貨,把這500萬再賭下去放空,因為凸眼龍知道,這種世界型的股市崩盤,一定還會跌很多。

已經喘不過氣的凸眼龍在車上等,劉青雲拿著500萬現金,到了另一家地下期貨,完全零金融常識的他,下成了多單。待在車上的凸眼龍,一邊聽財經新聞一邊喊跌、劉青雲則在地下期貨裡看著銀幕喊升。

五、無常和隨機
過了沒有多久,新聞突然播報,美國、英國、德國、中國、日本,五國財長在閉門四小時的會議之後,決定共同注資一兆美元,共同分擔希臘國家債務所造成的市場危機。香港恒生指數這時候馬上由原本的大跌超過11%以上,拉回到只跌6%左右。地下期貨業者問劉青雲,現在平倉的話,可以賺70%左右,要不要平?完全零金融知識的劉青雲回他:繼續加碼買下去!結果,最後當天恒指的收盤是小漲1%作收,「有救了!阿龍」在號子內暗自竊喜的劉青雲,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凸眼龍在車上聽到新聞之後,早已吐血身亡。而他吐血身亡的50公尺旁,就有一輛救護車,這輛救護車是要來支援任賢齊處理的一個在大樓電梯內企圖引爆瓦斯自殺的案件,企圖自殺的老頭向任賢齊吐露,自己從年輕一路走來的努力,卻過的每況愈下的無奈。這一段,真的就是影射香港底層社會的無奈和無力。任賢齊就像Teresa鍾原吐槽基金的把戲時一樣,完全答不出話來。因為每天看著這些社會案件的他,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規則,到底是什麼?

最後,因為看到新聞播報這個企圖引爆瓦斯的事件,而趕到現場的任賢齊老婆,緊緊的抱住了他,原來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她不久之前才因為股票質押的維持率不夠,而面臨毀約賠錢的窘境。結果股市一逆轉,房仲告知他們夫妻倆,有個內地客加價50萬買你你們的房子,你們賣不賣?此時,提著500萬現金的Teresa,一邊吃著甜筒冰淇淋,與背著剛剛將500萬翻倍,抽著雪茄的劉青雲,在街上相遇了......。

奪命金》雖然以香港經濟體中最主要的金融地產兩大霸權為劇情主軸,但整部片裡有著太多太多的劇情及角色穿插,都是在陳述著無常隨機對你我人生的影響。真的,Life Without Principle

記住,這個世界上,鮮少有人能夠依照邏輯思考的計劃,來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大多數的人生,都是由一連串的無常所組合而成。因此,過多的規劃或擔憂,其實都是無意義的。這個世界因為隨機而造成的巧合或遺憾,其實遠多過我們的想像。因此,以超然的平常心,去面對一切的無常、珍惜每個眼前的當下;從所有不起眼的人、事、物,去感受這個世界的脈動,才是找到內心平靜的最終解答。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