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高國華老師的一生,真的猶如戲劇般多彩多姿,難怪被人冠上「補教人生」的封號。然而,就從高老師的故事中,其實有著非常多的人生啟示,值得我們一一地見賢自省。

不得不先提一下高老師崛起的故事,他最早從師大英語系畢業後(畢業隔年就娶了大學同學何廷芳為第一任妻子),是在台北市大安國中教英文,靠著把放牛班的英語成績,教到比實驗班還好而出名。後來被建國中學延攬,並於1980年開始自己的補教生涯,當年高國華才24歲。雖說時代背景不同,不能相提並論,但仔細回想一下,你我24歲的時候在幹麻呢?

先看看一個最近又「爆掉」的案例:小資族注意!「懶人包租公」有詐 OL砸47萬損失慘重

徐銘達看起來老實,又是證照課老師,且拿的出房東租約,物件細究換算年報酬率約4.7%,應是低風險的穩定收租物件,不至於詐騙。」這個想法,跟「這個男人看起來很老實,有穩定的工作,應是可交往的對象,而且收入不高,不至於劈腿。」有什麼兩樣? 47萬可以買多少衣服、包包、鞋子?可以吃多少大餐?可以出國旅遊多少次?可以做多少的醫美?

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可考了。總之,「財務自由」一詞,成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人生目標。而更多的,是以這個詞為號召的種種「賣夢」行業。簡言之,想要財務自由,就代表你必須能在不工作的情況下,有「被動收入」來支付你所有的開銷。再細究被動收入,大致上就分為兩種,一種就是你的錢去幫你賺錢、一種就是別人去幫你賺錢。

用錢去幫你賺錢,又要「被動」的話,那就是一定要有一筆夠大的本金,投入到一個能夠自動產生現金流的投資項目上,讓這個現金流來支付你的開銷。而如果是別人去幫你賺錢的話,那就是自己開公司當老闆,而且公司有專業經理人在幫你打理,然後用公司分配給股東(也就是您)的盈餘,去支付你的開支。

一般來說,《暗黑真相網》的讀者來信,如果是很簡單的問題,就會在線上直接獲得解答。而如果是比較個案或是較隱私的問題,需要見面諮詢的,一律都秉持「先付錢再聊天」的原則。一方面確保是真的有誠意想諮詢的再來,另一方面是因為有價值的建議從來都不是免費的。當然也不會獅子大開口,合理的車馬費還是必需的。

前幾天一個在台北的諮詢案例,諮詢者是一位江湖勢力背景的人士,請我評估一個並非行走光明正大之途的投資案。原來,[read-more]這位來諮詢的兄弟,和我一樣是屬於「看門狗」類型的人物。(有關於「看門狗」的定義,請參考以往的許多文章都有解釋。)他的上頭是某黑幫大佬,他則是幫大佬管理著幾個不同的事業部。我們在過往的許多文章也都說過,廟堂之上也好、江湖四海也好,並非出身於權貴階層家庭的人,終其一生能夠爬到權貴願意賴以信任、委以重任的走狗,已經算是把天生的一手爛牌,打出最佳結果了。

昨天一則在金融界傳的滿兇的新聞:金管會認定eToro交易平台違法 已移送檢調

這類在台灣「沒有落地」的外匯保證金交易平台,隨便一舉可能都有好幾十個以上,只是這個以「提夫和戴夫」廣告,大大打響知名度的eToro,成為了金管會「槍打帶頭鳥」的絕佳標的。但是,打歸打、移送歸移送,問題是台灣的金管會和檢調真的抓得到人嗎?罰得到錢嗎?還是又只是為了彰顯官威的宣誓效果居多呢?

新聞來源:天沐集團發行「美人幣」涉吸金 負責人300萬交保

這是近幾年很流行的劇本,就是先找一個已經小有名氣的老字號實體產業,然後把這個實體產業經過包裝後,延伸出一個可以圈錢的非實體模式;不管是套上傳銷制度也好(例如東森)、發行以實體產業集團背書的虛擬幣也好(例如遠航),都是近年來很流行的套路。因為傳統那種以各種憑空出世的主題為號召的資金盤ICO,市場上的韭菜們早就都已經投到手發抖了。因此,找一個已經存在於他們印象中許久的老字號品牌來包裝,往往可以重新突破他們的防心,再次的割韭菜成功。然而,高速的圈錢模式一旦啟動了之後,往往也一不小心,就會觸碰到法律的那條紅線;然後在被安排好的「偵查公開」情況下,一夕崩盤,成為檢調的進補業績。

新聞來源:靈骨塔詐騙 陽宅換陰宅 全台恐數十億未爆彈

不管是實體商品還是金融商品,只要是以投資的角度來看,「市場胃納量」和「流動性」都是不會直接反映在當下價格上的變數,所以很容易被拿來當做糖衣裡的毒藥,經過適當的包裝後,高價賣給散戶。從早期的靈骨塔,到時下最夯的虛擬貨幣,都是一樣的套路,利用著一樣的人性。

來剖析一下這個案例吧:
【寶寶好壞1】顧目睭卻破財 眼睛達人4年狂吸4.5億
【寶寶好壞2】蹭藍營高層搏版面 政商人脈難救公司
【寶寶好壞3】吸睛達人改賣虛擬幣 曾判無罪猴塞雷

先不論這個號稱可以透過眼球轉動訓練,達到恢復視力功能的太空寶寶眼球訓練機」,有多麼的荒謬。基本上,這個「眼球訓練機」跟過往曾出現過的什麼露營車、按摩椅、靈骨塔、停車位......,還是非實體商品的外匯、股權、債權、虛擬幣......等等,都只是資金盤中所謂的「載體」,也就是Money Game的「主題」。主體可以日新月異,但現金流模式卻永遠換湯不換藥,抽掉「載體」只看現金流的話,就是一次又一次標準的後金補錢金,也就是所謂的「龐氏騙局」。但是新的主題,永遠還是可以騙到新一批的韭菜,以及舊一批覺得「這次真的會不一樣」的傳銷難民

隔壁桌的一位中年婦女,口沫橫飛的在向一對年輕男女,談著「美安」的傳銷事業。我現在一邊打著字,一邊在聽她說著:「這次的疫情,我們shop.com的業績反而爆漲,而且公司去年2,800多億的業績,其中的56%分給了所有的傳銷商,你有看過哪一家公司這麼大方嗎?......bla bla......所以我們互相合作、互相借力......bla bla......這是以一個創業家的角度......bla bla......」然後談話之中,得知這位中年婦女,以前曾經做過保險、做過美樂家、有兩個小孩、是基督徒......,然後完全沒提到自己的先生。然後,不漂亮也不苗條(難怪要辛苦的做傳銷)。

第一個也是最主要想告訴大家的暗黑真相就是:
所有雙軌制的傳銷公司,其體制中收入貧富差距懸殊的程度,絕對遠遠超過你所能想像。而且,也遠大於太陽線制度的收入貧富差距。除非是可以看到公司後台業績的操盤手或公司管理高層,不然一般的傳銷商或甚至大線頭,是都不會知道這點的。大家往往很容易被「我有一邊公排的大象腿,只要做好自己的小邊就好」這樣的觀念給洗腦,但您知道嗎?所有雙軌制金錢遊戲的參與者,平均每個人能夠直推的人數是幾個人嗎?答案是「不到兩個。」沒有錯,絕大多數雙軌制金錢遊戲的參與者,連最常被拿來當做雙軌制優點的「左邊一個、右邊一個」都做不到。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