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又一個標準「你要它的利,它要你的本」的吸金騙局爆了。無一倖免,所有投資人都損失100%的本金,一毛錢都拿不回來。按正常劇情發展,成立了自救會;然後也一如往常,自救會宛如一盤散沙,並且被莊家留下來善後的樁腳,帶往錯誤的追討及求償方向。最後想必也會一如往常,等到時間一久,大家漸漸淡忘及放下此事。太陽依舊每天升起,馬照跑、舞照跳、韭菜照生長。

類似這樣的境外金融投資騙局,保守估計,每年侵蝕掉台灣人100億新台幣以上的財富沒有問題。真的沒有誇張,就是100億!隨便爆一個盤,都是好幾億到一、二十億不等,然後每年爆十來個盤不成問題;差別只是有沒有鬧大、有沒有上新聞。但歸納這些金融投資騙局的套路,真的都是換湯不換藥,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看來,Luna幣一役,已經為【幣圈一天,人間十年】作了最好的註解。致富和破產,都已經不是經年累月的功夫,而是一天之天就可能發生的事。但是,一夜破產,就代表著一定也有人一夕致富,只是兩者的比例永遠是個不能說破的秘密。但無論如何,只要市場還在,夢就還在;夢還在,人們繼續將積蓄投入的那份賭性就在。

幣圈跟所有的高槓桿衍生性金融市場一樣,除了有著系統性風險外,更有著不知道高幾萬倍的人為風險。還記得幣寶交易所的事件嗎?,一拔插頭,所有將虛擬幣資產擺放在交易所內的所有客戶,都是瞬間清空資產,一毛都討不回來。

幣圈一直都有所謂「幣圈一天,人間十年」的說法,追根究底,虛擬幣(幣圈)和股票、外匯等傳統金融市場,最主要差別就是:
虛擬幣雖然目前已經有跟傳統金融市場很像的交易平台,但每一種虛擬幣背後的「相關支撐」太少,所以每天的波動,都遠比傳統金融市場裡的每一種商品都還要大。傳統的金融市場,每一個交易標的(例如股票),背後用來「托底」的東西都比較錯綜複雜,所以當標的價格發生單方向不合理變動時,這些背後的關聯力量,就會把價格「牽制」回到合理的區間。

而虛擬幣除了沒有托底的關聯力量,也沒有漲跌幅限制,所以動輒一天10%、20%以上的波動,都是家常便飯。此所謂「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的說法起源。而如果再加上槓桿(保證金交易),也就是如同期貨、選擇權、外匯保證金交易一樣,給個10~100倍(有的甚至可以到500倍)槓桿,那「幣圈一天,人間十年」就真的一點也不誇張了。

先說一件很突然的事,綠界從三月份開始,不再承接《暗黑真相網》的金流業務,目前已經重新申請別家金流服務中。已經是訂閱會員的讀者,閱讀權限將一律延長至2022/3/31;屆時等新的金流服務串接好,再麻煩各位舊雨新知重新訂閱。如果真的很急想要看某些文章的,可以來信人工處理。文章還是會繼續寫,不會因此而中斷。

趁著這個緩衝之際,有什麼想法、建議、合作提案,都歡迎來信討論!例如不同領域的暗黑真相共同作者,或是內幕提供者,都很歡迎!《暗黑真相網》從上線以來,也已經三年多了,在完全沒有做任何廣告及行銷的情況下,讀者數以及訂閱數,一直維持著非常緩慢的成長。還是一樣的初衷,希望每一位暗黑真相網的讀者,都能夠在本網站的洗刷三觀後,少走很多冤枉路、少賠很多冤枉錢,並且在看透許多真相之後,能夠更坦然的面對,各種最真實的人性及自我,活出一個相對最快樂的人生。

講一個讀者來諮詢的案子,剛好給大家當作機會教育跟借鏡。提供這個投資案的公司叫做富宇長盛,是做實體黃金投資專案的。但是看到傳來的第一張資料,心裡就差不多有個底了。因為這樣子的模式,在過去的十多年間,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次了!還是那句老話:青青韭菜,生生不息!

大通膨時代,因為貨幣超發,稀釋了絕大多數中下階層的購買力(領固定薪水的族群)。這些溢出的購買力,很自然的就移轉到,第一批拿到增發貨幣的那群人手中,然後再慢慢的向下滲透,並持續地拉大貧富差距。

這些「劫貧濟富」的超額購買力,除了房地產(延伸閱讀文章:貧富差距的新分水嶺)外,在過去的幾年,也有滿大比例的購買力,流到了所謂的「數位資產」市場。也就是從現實世界中溢出的超額購買力,開始湧向虛擬世界。

不論是台灣也好、美國也好(也就是全世界),最新一季的CPI指數漲幅,通通都創了新高。這個世界上,包含你我在內的每個人,都即將一起迎接歷史上,從未見過的史詩級通貨膨脹。而且,這波通貨膨脹的實際肆虐程度,將會遠遠超過所有政府公佈的所有統計數據。但是,一樣也是《暗黑真相網》再三強調的一個觀念,那就是「財富不會消失,只會移轉。

這個世界上的人與人、家與家、國與國之間,永遠的賽局就是「相對購買力」的彼此消長。所以,我們唯一可以提出來探討的,就是貧富差距的新分水嶺,將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呈現在未來的社會中?也就是購買力會從那些族群,轉移到那些族群手裡?而如果不幸,萬一身處購買力不斷減弱的族群,有什麼積極和消極的自救之道?

就在十二月瘋狂開庭(主要是【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西螺大橋篇】的案子)的空檔,一位在台北開連鎖旅館的好友緊急來電,說他的一位建商好友,因為違反銀行法而被傳去做筆錄。雖然已經請了大牌的李永然律師為他辯護,但因為律師總是只能說些保守的法律話,所以想找個有經驗的人諮詢一下,聽聽「真話」。

那還真的是找對人了!還記得多年前,有位在酒店做業績幹部的好友,也是緊急Call我,要我去赴一個酒局。在酒店當幹部的好友很清楚,我是不喝酒的,但那次他要我無論如何一定要過去。原來是一家新加坡鋰電池公司的CEO,來台灣洽談掛牌上市的事宜,談了兩家券商、開了一堆會,聽的都是一堆官話,聽到他覺得很悶。所以他找了每次他來台灣時,幫他安排夜生活的酒店幹部(就是我好友),問說有沒有這個領域「願意說真話」的朋友?朋友要我無論如何要幫他這個忙,這個CEO是位超級好客,斯文有禮、出手大方。

富人買進資產、窮人只有負債、中產階級買進他們以為是資產的負債......。應該不少人可以認得出這些內容,就是出自於二十年前開始的《富爸爸窮爸爸》一系列書籍。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被動收入財務自由這兩個名詞,徹底進入了我們的生活中。除了報章雜誌的不時報導外,更形成了所謂的「財商界」;然後以「建立被動收入」與「達到財務自由」為中心價值的書籍或課程,多到我們根本記不住那些作者或老師的名字。但大多數的作者或老師,都在曇花一現之後,默默的從市場上消失;偶有活過好幾年的老師,隨便一搜尋也都是破綻百出、黑歷史連連。

所以,對於絕大多數的散戶、中產階級、普羅大眾......(或不管您怎麼稱呼自己)而言,追求被動收入、追求財務自由,到底是否為一件值得去做的事?到底是否為一件「正期望值」的事?又,絕大多數的散戶、中產階級、普羅大眾......,在經歷二十年的被動收入與財務自由風潮後,所得到的平均結果為何呢?

這篇來講一些,曾經把錢丟到水溝裡的失敗投資經驗。其實,我一直都不是什麼天才或專家之類的人物,很多讀者覺得一針見血的觀點或理論,也都是從一個個慘痛的經驗中,去累積出來的。包含了我們在【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西螺大橋篇】一系列故事中所說的,真的就連上市公司的董事長,親自坐在你面前,告訴你它們公司的股價會漲,最後都不一定會漲了,你說還有什麼是100%保證的?那一幕真的到現在,都還一直歷歷在目。

在【金融海賊的冒險故事 白銀帝國4】當中,有簡短提到過,當時因為幸運站在風口上的順遂生意,從旁人的阿諛奉承中,開始神化自己的同時,也開始從本業分心,亂轉投資一堆有的沒的。人的狂傲真的是很可怕,一件事情碰巧做起來了,就認為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可以一樣的順利、一樣的無敵。也不怕說來丟臉,就連《暗黑真相網》的版主,也曾做過許多,不可思議的愚蠢投資。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