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勞健保才真正是最大的老鼠會!?

繼上一篇【寫給想投入保險業的年輕人】中,解釋了保險公司的運作,其實跟後金補前金的資金盤,是一模一樣的原理後。這一篇我們再進一步解釋,勞健保其實也是不折不扣的龐氏騙局。

什麼?勞健保不是每個人在找工作的時候,一定都會問公司有沒有提供的基本福利嗎?甚至有人說,公司有提供勞健保,根本不能算是福利,因為這是法律規定一定要有的,沒有的話就是違法!所以提供勞健保,是每家公司的「基本義務」,而不是福利。

以下的言論,將會以極度資方、極度資本主義的角度來論述,心臟受不了的,請不要看,回到你的魯蛇自由席。有時候,「無知」反而才是最大的幸福,繼續把自己混不出名堂的過錯,責怪到所有資本主義的既得利益者身上,總是容易的多。反之,有志出人頭地的男子漢,以及有志成為撈女,或是渴望找到優質男人的女人,請一定要看。因為優質男人基本上十之八九都是資方,或至少也要是有資方思維的勞方。了解資方的思維,以及他們在民粹社會中所遭遇說不出的苦,絕對有益無害。

一般來說,公司要負擔的「基本義務」有三項:勞保健保勞退。這三項加起來,平均大約是勞工薪資的18.23%。也就是說,公司請了一個員工,除了付他談妥的薪水以外,還要再負擔相當於薪水18.23%的「基本義務」。以月薪34,800元來舉例的話,公司要額外負擔的金額是6,345元,兩者相加,就是41,145元。但反觀,這位讓公司「實際支出」達41,145元的員工,「實際到手」的金額是多少呢?以34,800元的投保本薪來說,員工的自負額是1,256元,所以最後員工真正到手的金額,只有33,544元。這一來一往,足足差了7,601元,而這還只是投保本薪只有34,800元的情況下。隨著投保本薪越高,這個勞資雙方實際付出與得到的差額,也會越來越大。

被政府抽成」所造成的差距竟如此之大!再加上現代社會的民粹輿論,總喜歡把一切的「」與「」,給冠在資方的頭上。也造成了當今社會,除了藍綠以外的另一個社會撕裂,這對整個國家的整體競爭力來說,絕對不是好事一件。因為我們的砲口總是無法一致對外,而是不斷的對內。事實上,台灣中小企業的資方,才真正是當今社會一切繁榮的幕後英雄。但這些真正的無名英雄,卻一再地被污名化、妖魔化。

我們先看看一些真實的數據:
◎台灣中小企業有140萬8,313家,占全體企業 97.73%。
◎中小企業就業人數達881萬人,占全國就業人數78.19%。
◎美國中小企業的就業人口僅為48%,英、徳、法分別為60.34%、62.7%、64%,日本、新加坡則為65.2%、70%。

◎從2008年後,中小企業的就業人數,每年平均成長0.95%~1.78%。
◎當全球金融風暴讓台灣經濟與就業陷入困局時,正是中小企業吸收了失業的衝擊,成為社會安全緩衝閥,讓許多台灣人得以餬口。

◎中小企業員工若轉職,88.56%仍到中小企業工作,到大企業或政府機關工作者僅9.01%與2.44%。所以,若要討論弱勢、低薪、底層等勞動問題,一定要聚焦中小企業,而非大企業。
◎許多「鍵盤手」認為,台灣的中小企業都不思進取、不做研發,所以「倒一倒算了」。實際上,台灣中小企業為求生存奮力研發,2011年到2014年所投入的研發經費年年增加,2015年才微幅減少,全體中小企業總計投注518.73億元新台幣在研發經費之上。

◎勞動議題中,常有人主張「企業獲利增加,卻沒有分配給勞工」,真是如此嗎?事實上「企業獲利增加」對大企業來說是成立的,近年來大企業的平均營業淨利率以及負債淨值比皆大幅改善。但中小企業的淨利率卻是呈現衰退現象。
◎去年,中小企業員工平均收入,除不動產業、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減少外(這些產業非中小企業雇用人數大宗),其餘行業之平均月收入均較往年增加。
◎工時方面,除了電力及燃氣供應業、公共行政及國防、強制性社會安全事業之外,其他的平均每週工時皆下降,其中又以住宿及餐飲業下降幅度最高,約下降1.95小時。
◎從上述幾點來看,中小企業不但獲利明顯下降,仍給員工加薪,且工時減少。
◎而所謂「企業獲利沒分配給員工」的大宗,是指像台積電這樣的資本極度密集產業。但台積電保留大多數盈餘,是為了作為之後每個世代「幾奈米」製程與競爭對手進行殊死戰的本錢,當然無法全部發給台積電員工。沒想到勞團卻把這種大企業的盈餘數字跟所有中小企業平均,於是得到「企業獲利卻不分給員工」的結論,然後拿來操弄勞資對立、階級鬥爭。
◎每次當主計處公布平均財富時,大家都懂得嘲笑這是「你爸你媽平均有一顆睪丸」的結果,但當勞團把大企業的獲利數據與小企業平均,怎就突然忘了?

近年來,整體資方「給出」的勞動總報酬,是一直在成長的。而勞工的「實拿」薪資之所以沒有成長,在於「被抽成」的比例增加。台灣實拿薪資原為勞動總報酬的92%,但在1995年施行全民健保、2005年實施勞退新制後,只剩86%,而且勞保、健保、勞退的費率,還連年調漲,實拿薪資當然沒辦法成長。台灣人總以為健保「俗又大碗」,卻潛意識逃避思考: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凡事必定付出代價。
◎當勞團拿著大企業的平均獲利,編織出階級鬥爭的完美論述時,卻忽略台灣8成的就業人口都在中小企業。其實近年來中小企業的實際狀況如何,每個中小企業主都心知肚明。

好像又扯遠了。但總之,勞保、健保、勞退這些「社會福利」,真正最大宗的負擔者,是為台灣創造近八成就業機會的中小企業主。而造成勞、資雙方鴻溝不斷擴大的元兇之一,也正是這些所謂的「社會福利」政策。所以,滿腦子「勞健保是一家公司的基本義務」觀念的人,一輩子活在中下階層,也可謂得其所了。

進入正題:到底這些「社會福利」政策,運作的原理和方式是什麼呢?其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其實,勞保、健保、勞退、國民年金......等等的「社會福利」政策,玩得一樣還是那套「現金流遊戲」,而且一樣是不折不扣的「後金補前金」,跟新人(年輕人)收錢,去發給舊人(老人),然後中間「暫時沉澱」在政府的資金,也一樣會拿去投資,尋求所謂的「造血功能」。而這整個流程中的一切,充滿了太多太多,讓少數掌握制度中關鍵決策權的人,有著狼狽為奸、中飽私囊的機會。

隨便舉個例子:坑殺勞退保基金38億 2經理人一審判1年半

這有被抓到的絕對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這種「掏空公家資產,放進自己口袋」的手法,是現代「假民主」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很主要的致富方式之一。而且往往伴有共犯結構、雞犬升天。

除了「造血功能」的疑慮外,人口紅利的自然衰竭,也是勞健保這些龐氏騙局終將倒閉的主因之一。我們都知道,資金盤也好、保險公司也好,這種現金流遊戲,要能夠持續運作下去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資金流入要比流出還多。而當「少子化」已成為不可逆的趨勢時,試問我們要去那裡找更多的人,來加入這個已經開始入不敷出的資金盤呢?適婚男女強制配對,然後強制每對至少生三個小孩嗎?

那麼到底,為什麼絕大多數老百姓,都還是執迷不悟的相信,勞保、健保、勞退、國民年金......等等的「社會福利」政策,真的是自己的「福利」,而不是「騙局」呢?當然就是政府透過各種管道不遺餘力的洗腦文宣了,告訴平均智商不高的普羅大眾,這些東西保護你、守護你、愛護你......。殊不知,這些現金流遊戲,其實財務體質及各種黑洞和弊端,都遠比保險公司更不健康、更汲岌岌可危。

相信有點頭腦的讀者,近年來一定都看過許多勞保、健保、勞退、國民年金......等等的政府基金,再撐X年就會破產的相關報導。那些論述都是事實,就像我們在看一個資金盤的後台時,由資金流入跟流出的動能,大概就能判斷出,這個資金盤還能活多久?但無奈,絕大多數的老百姓,在進入一家公司工作之前,還是反射性的思考:「有沒有勞健保?」此舉其實某種意義上,無疑是在面對一個明顯看出壽命已經所剩無幾的資金盤,卻還堅持著要入金的韭菜。

橘玲的《上級國民/下級國民:當加薪、買房、搭郵輪、談戀愛、休長假永遠與你無關,還能怎麼辦?》一書中,也描述了日本的現況,其實跟台灣非常相似。所有「有頭腦」的官員(沒錯,無腦官員佔了大多數)也都清楚知道,這是個無解的問題。他們所能採取的唯一方式,就是在自己的任期內,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也就是整個現金流遊戲中的那個環節出了問題,就針對那個問題作「部份調節」,目的都是短期內讓這個問題暫時消失即可。因為當初為了討好廣大勞工階層選票,而設計錯誤的入出金制度,已經回不了頭了,更不可能突然大改制度。(資金盤或傳銷公司突然大改制度的話,往往也伴隨的就是組織的崩盤,套用在社會福利制度上的話,就是選票的流失。)

所以,所有「有頭腦」的官員,也都清楚的知道,面對這個問題,唯一的方法就是「」。拖到自己退休、安全下莊,剩下的就都是下一任的事情了,反正自己該留給後代的資源(當然是他自己的後代),都已經累積的差不多了。而沒生小孩的高官,更是贏家中的贏家,例如......啊不能說會被告,尤其是胖的那一位更愛告人。

西元1919年,一位由義大利移民美國的查爾斯龐茲Charles Ponzi)進行了一項計劃,他向投資人宣稱,歐洲的一種郵政票券和美國存在著極大的價差,只要參與他所發起的這項計劃,進行該票券的買賣套利,三個月後便可獲得40%的收益。最初的一批投資者在時間到期後確實都拿到了承諾的回報後,大量的投資者開始跟進,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裡,大約有四萬名的投資者將錢交給了龐茲,而且大部分是懷著發財夢的中產階級或窮人。隔年,龐茲即宣告破產,原來他所宣稱的這項計劃,只是把新投資者的錢,拿去當舊投資者的紅利,他自始至終只買過兩張這種票券。

此後,「龐氏騙局」成為一個專有名詞,意思是指用後來的「投資者」的錢回繳給前面的「投資者」當作回報,在華人社會則用「老鼠會」來稱呼,通常參與者要先付一筆錢作為入會代價,而所賺的錢是來自其他新加入的參加者,而非公司本身透過業務所賺的錢。投資者透過吸引新的投資者加入付錢,以支付上線投資者,此種模式通常在短時間內可獲得高回報。但隨著新加入者的速度開始減緩,一直到新資金的流入不足以支付前期投資者的紅利時,整個騙局的泡沫就會破滅,而此時最下層、最大批的投資者便會血本無歸。

毫無疑問地,勞保、健保、勞退、國民年金、長照險......等等的社會福利政策,其運作的原理與龐氏騙局如出一轍。而從2018年開始,領錢的人已經超越繳錢的人(也就是所謂的人口紅利枯竭),當然政府為了面子不會像龐茲一樣老實的宣告破產,它們得想辦法繼續這個遊戲,那麼辦法只有幾個:

一、延長繳費的歲數,也就是延後開始領錢的年齡。
二、減少領錢者所領的金額。
三、增加繳錢者所繳的金額。

而執政者三種措施都有可能採行,甚至是雙管齊下或三管齊下,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龐氏騙局遲早還是會破滅。對於執政者來說,他們想盡辦法要達到的是「不要讓它在我任內破產」,而不是「不要讓它破產」。所以龐茲的遊戲,一任就玩完,而政府玩的遊戲,連執政者都在賭那一任才是最後一隻老鼠。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的名言:「歷史給人們最大的教訓,就是人們永遠學不會教訓。」歷史的鐵律就是,歷史會一再重演;人們犯過的錯,仍會不斷再犯。所以,不知道多久以後,可能一個台灣的年輕人,月薪四萬元,卻要繳三萬五千元的勞健保,而且一直要繳到85歲才能開始領錢,不可能嗎?不要忘了,到時候老人的選票會比年輕人還多,當過半的老人投票贊成,規定這位年輕人就是應該繳那麼多的時候,年輕人剩下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革命。但,怕什麼呢?那是下一代的事了,不是嗎?

所以,當下一次你換工作,又反射性的問:「有沒有勞健保?」的時候,請想起你看過的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