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這次來到曼谷處理一些事情,隨筆記下一路上的逸聞趣事。上一次來到曼谷已經是五年前了,跟幾乎所有的東南亞國家一樣,五年的時間,就可以讓你以為是來到了另一個國家、另一座城市。各種軟、設體設備的應用,兩年的發展,就可以是另一個新世界。讓我不僅感嘆,被鎖在台灣的這兩年多,真的已經落後太多、失去太多。這幾年,不知眼睜睜看著多少朋友在東南亞瘋狂的跑馬圈地,好不快活。而我竟然還在跟一堆台灣公務體系的傲慢嘴臉糾纏著,除了幹,沒有其他形容詞。

落地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直接座落在曼谷機場「裡面」的膠囊旅館。真的,就直接擺在機場裡,走路到劃票櫃位,大概不用5分鐘,而且有好幾家,有房間型的、也有床位型的。我此趟曼谷行因為是一大早6:00的飛機,所以前一晚就直接先住在桃園機場附近的旅館,但還是要4:30起床再搭車去機場。將曼谷機場內的膠囊旅館傳給幾位在台灣開旅館的朋友,都異口同聲的說:「是啊,人家已經先進我們好多了......」。

一直在想著,自己的那些冒險故事,該從那裡起筆?該用第一人稱自述法?還是用第三人稱視角?又該用什麼方式書寫,才能讓讀者的理解度以及精彩度,都盡可能的完整?

剛好,今天來到了既陌生又熟悉的香港,諸多回憶湧現,我想就從這裡開始寫起吧,真正的金融海賊冒險故事,也就是我的故事。若要比豐功偉業,我想應該是永遠無法達到劉特佐的百分之一,但相信以我的文筆,把所有人性黑暗面的體驗,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讓一般平民,都盡可能的感同身受,精彩程度應該不會亞於《鯨吞億萬》。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