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台灣媒體最愛冠的聳動標題:吸金

新聞來源:聯發科副理被控吸金 20竹科貴婦受害報案

其實,台灣的刑法裡,並沒有「吸金」這一項犯罪。通常被媒體冠上「吸金」一詞的事件,所牽涉的刑事犯罪,可能有詐欺、背信、銀行法......等等。而這些刑法的定罪條件、刑度,也都大不相同,但一來因為普羅大眾的平均智商並沒有那麼高,二來因為媒體在乎的是收視率,而不是事實。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冠上一個「吸金」再說。

被冠上「吸金」的事件中,檢調偵辦的方向,通常不外乎詐欺、背信、銀行法這幾大項。也就是檢調想要以那一條罪來起訴當事人,使之成罪。而媒體一般所稱的「檢調」,其實包含兩個單位,一是「檢察官」、一是「調查局」。

通常,一定是先有受害人報案或是非受害人檢舉,案件才會開始偵辦。受害人當然就是指您已經受騙上當,交付出金錢財物,但卻沒有得到當初被承諾的回報;另外也有可能您不是受害人,但因為去聽了場說明會,覺得騙人味道濃厚,就向檢調提出檢舉。

如果是受害人報案,按照法律程序,一定要立案偵辦,不管受害人是到警察局報案,還是直接到地檢署提告,案子最後一定會分發到某一位檢察官手上。然後檢察官就會傳受害人去問話,並請受害人提供相關證據資料,以進行犯罪事實的偵查。

但以台灣目前各地檢署普遍積案的狀況,不要懷疑,輪到你去被問話的時候,也許已經半年一年後了。

除非,檢察官覺得這個案子來頭不小,辦了之後也許會是重大經濟案件(也就是辦了之後會是很好的升官籌碼),那他就會指揮調查局擴大偵辦。(沒錯,在編制上,調查局是要聽檢察官指揮的。)那你大概一個月內就會被傳去問話了,有可能是去調查局由被檢察官指派的調查官問你,也有可能是去地檢署,由檢察官直接問你。

而如果您不是受害人,只是去聽了一場說明會,就提出檢舉,那麼要立案的條件,就是提出相同檢舉的人必須夠多,才有辦法被立案,然後開始偵辦。不是檢調不重視少數人的聲音,而是司法資源及人力真的有限,而台灣整天亂檢舉的神經病又到處都是。

檢調一旦開始偵辦案件後,會視手中掌握的證據,決定偵辦的方向,要馬詐欺、要馬背信、要馬銀行法,或投信投顧法、證交法......等其他金融法規,總之就是不會有「吸金」這一項。

先搞清楚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識後,再來看這些社會事件,才不會一股腦的被媒體牽著鼻子走。

進入主題,此新聞所說的這個案子,能否成罪的關鍵,端看這位「吸金」的聯發科副理,跟這20位號稱受騙的竹科貴婦,當初是如何達成彼此的合約協議的。

首先,這位聯發科副理,向這群貴婦號稱,他們有個專業的操盤團隊,每年的報酬率都有400%,但團隊不缺資金,如果想要加入,那只能每個月分10%,也就是一年120%,超過的部分全歸操盤團隊。

到這裡,先假設操盤團隊是真的,操盤績效也是真的,那違反的就是投信投顧法,因為沒有投信投顧牌,是不可以經營證券代操業務的,而台灣的基金,也不允許這種「保證獲利,多的全歸操盤方」的分潤方式(國外的有些基金可以)。

再來,如果它這個「保證每月獲利10%」的方案,是向不特定多數人去宣傳募集,那就再加一條銀行法,銀行法也是所有這類案件的可能成罪法規中,最重的一條,如果不法所得超過一億,就是七年起跳。

但是,如果這位聯發科副理,並沒有向不特定多數人宣傳此訊息,僅是透過特定朋友介紹,以一對一的方式,個別傳遞這個訊息,然後是以「借款」的約定方式,以約定每月10%的利息,向這些貴婦們「借錢」,去投入這個所謂的操盤計劃。那麼「也許有機會」把戰場限縮在民事債務糾紛。

也就是說,這個年報酬400%的操盤績效,如果只是聯發科副理向貴婦們所展示的「生財方式」以及「還款來源」,然後以每個月10%的約定利息,向貴婦們「借錢」去做這件事,那麼「也許有機會」在刑事部分不構成犯罪。

貴婦們和聯發科副理間的協議,如果只有「借據」,那她們的法律權力就只有「債權」,聯發科副理還不出錢,就是民事債務訴訟,打贏了,法院就是判給貴婦們一張債權憑證,而如果聯發科副理名下沒有財產可供執行,那這債權憑證就是壁紙。

第二種假設,這個操盤團隊跟績效都是假的,只是用來吸引貴婦們上勾的晃子,那就是詐欺取財罪,以不實的訊息誘使人交付出錢財。而以近年的檢調習慣,一定會再給他再冠上一條銀行法,就算沒有滿足銀行法所有的成罪要件,反正先起訴再說,成不成罪是法官的事。

而最慘的一種可能,就是操盤團隊是真的,但是過去的績效是假的,然後跟貴婦們的合約,也不是用「借貸」方式,而是用「加入投資計劃」的方式,然後收了貴婦們的錢後,又沒有全數用於投資操盤,而是部分拿去投資但虧掉、部分放到自己口袋花掉。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有可能詐欺取財罪、投信投顧法、銀行法、背信罪,通通有獎。

不過,最該檢討的,還是那群被騙的貴婦們,若不是自己的貪婪和無知,又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