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狗咬狗一嘴毛的法匠

近期也算法界的一件大事:扯!男法官被女法官控妨害秘密 桃園地檢搜索桃園地院

故事的來龍去脈非常精彩,桃園地方法院的一位女法官被匿名檢舉,指控她明明已有家室,卻與其他男人有著不正常的往來,有違法官操守,並附上女法官與男人的親密對話及照片。女法官後來被法院調查,但其辯稱自己已經離婚,目前是單身狀態,和其他男人怎麼交往是她的自由,所以這封匿名檢舉函後來不了了之。但女法官越想越不對勁,那些私密對話的截圖,怎麼可能會流出去?因此她開始懷疑與自己同一個辦公室的蔡姓男法官。於是女法官去調閱了監視器紀錄,竟然看到蔡姓男法官趁著自己不在座位上時,偷偷打開她的電腦,然後用手機拍下她電腦上的私人對話紀錄。

女法官於是向桃園地檢署提告,這下可好玩了!桃園地檢署發動了歷史上第三次「搜索法院」的行動,而且並不是因為法官貪汙,僅僅是因為男法官偷拍女法官的對話紀錄!此事一出,立即引發法律界的廣大討論,部分人士認為此舉太耗費司法資源,不符比例原則;也有部分人士認為,法官代表著司法的威信,更應該守法,而搜索本來就是保全證據的必要手段,並無不妥。

幾天之後,桃園地方法院發佈官方聲明,指出已進行內部行政調查,表示「此案涉及2法官私人恩怨,與公務無關,院方不宜介入。」真的是好有藝術的說法!就看搓湯圓最後能不搓到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囉。 

然而,從這件事我們可以整理出幾個思考點:
一、法官也是人,不是神、也不是機器。而只要是人,就一定帶有個人偏見主觀意識,一定有。曾不只聽過一位在業界打滾多年的老律師,平心而論的闡述,全台灣所有的法官中,真正能夠完全不帶感情、完全依照法律的定義,不偏不倚的做出完全符合法律原意審判的法官,大概只有10%左右而已。所以這類老律師(很多都是法官退休)的主要訴訟策略,反而不是去爭論法條的定義及範疇,而是用盡各種表演手段,進而期待在帶有情感的法官心中「得分」,因為他們以前當法官的時候也是這樣判案的。

二、地院的法官,往往都還是年輕氣盛、理想爆棚的年輕法官。小案子就算了,但大案子往往不會在一審的地院就定讞,一定會上訴到二審的高院之後。而高院的法官人數,相對於一審的地院,就少了很多;這些佔到好位置的高院法官,相較於年輕氣盛的地院來說,就「貼近社會」了許多。他們往往已經知道,法律對於這個社會的真正存在意義,而能夠更「人性化」地,將案件做出最適當的落幕。根據江湖不負責任傳聞,這種「貼近社會」的「人性化」法官,在北部佔了大約20%,而中南部則有40%左右。

三、我國當前對於公務人員的取才、用才制度,能夠請到什麼樣的人來當法官?所以像「被強迫吹喇叭?那證物清單裡為什麼沒有喇叭? 」這樣的案子,並不是笑話,而是真實發生的案例。那位鬧笑話的女法官在事發後沒多久,就默默的辭職,回歸家庭了。目前台灣每年司法官(包含檢察官、法官、檢察事務官)的平均錄取年齡是25歲。25歲!這代表什麼?代表他在掌握別人的人身自由及生殺大權之前的人生,全部都是在讀書和考試中度過的。不客氣的說,許多負責審判性侵或婚姻官司的女法官,根本連男朋友都沒交過。

四、從人性的觀點來看,那位蔡姓男法官有可能是覬覦這位女法官很久了,但又一直吃不到,所以由愛生恨,才故意想從背後桶她一刀。要知道,法官、律師、政府官員、醫生、教授......等等,這些越是需要在人前裝出一副高道德標準社會形象的角色,私底下所累積各種未能發洩的人性原始慾望,往往更是高於常人;一旦找到適當的宣洩口,其發洩行徑的誇張程度,也往往是高於常人。不信的話,一位富商、一位法官、一位黑道大哥,一起去嫖妓,你猜猜看那一位的玩法會最變態?

五、歷年來,有淘汰掉的法官,看來看去就是那幾位翹班嫖妓的、收賄賂的。但妙的是,這幾位現在在民間連律師也當不成的前法官,倒是成了很多犯罪集團的軍師,而且搶手的不得了!因為相較於那些年輕氣盛或理想爆棚的律師,他們的法庭審判實務經驗,才是這些犯罪集團最寶貴的資源。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如何幫助這些犯罪集團,在法庭上作出適當的表演,進而能夠在那些一樣帶有個人情感的法官心中「得分」。

六、女法官能夠叫的動桃園地檢署進行搜索,相信這位女法官肯定也身懷某種,讓地檢署的法匠也想要討好她的資源。桃園地檢署要搜索桃園地方法院,是需要申請搜索票的;向誰申請搜索票呢?正是向桃園地方法院申請,好笑吧!然後桃園地方法院的某位法官分到這個案子後,還不能告訴那位蔡姓男法官(也就是他的同事),說地檢署要來搜索你了。相信桃園地檢暑在按照女法官的意思,申請搜索票之前,一定也再三掙扎過,不論是分案的檢察官也好、上層的主任檢察官也好,應該都一個頭兩個大,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最「不傷和氣」,又能為自己保留最完美的院內人際關係及升官籌碼。

七、我常常在說的那些「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讓手握公權力的人,盡可能的少,然後每個人手中的公權力,盡可能的小。以及最重要的,要高效率的淘汰不適任的公權力執行者。」都只是我的理想,我也很清楚知道,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應該是不可能看到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能不能在有生之年,透過投胎、婚姻、機運+努力......這幾種方式,去加入某個強力的朋黨,讓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過上比一般人更好的日子。雖然身為被強迫去養那些,無所不在的公務體系蛀蟲的納稅人時,真的很不爽。但除了說聲「幹」,你我還能做什麼呢?投不同的總統、不同的立委,有辦法改變嗎?I don't think so。我只是提出問題,我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我也不認為問題可以解決。而如果你只想要人生要過的快樂,其實「不要去知道問題的存在」或許是最好的方法。

八、總之,不要把法官、檢察官這類人想的太高尚,他們也只不過是另一種手握公權力的公務員,在他們心裡的天秤上,最重要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什麼公平正義或事實真相,而是自己的工作績效和仕途之路。大部分的民眾,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接觸到官司,這絕對是好事,但也因為如此,沒有過官司經驗的民眾,常常會對這些法匠存有錯誤的期待和印象。而有過官司經驗的朋友,相信多多少少都能深切地體會,那些法匠的嘴臉,都是什麼樣子。

然後以下的內容就不方便設免費公開了。

想看更多?......成為訂閱會員,解鎖觀看更多暗黑真相!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