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富商近30本私密筆記曝光 驚爆最高法院10法官參與富豪宴

新聞來源:富商近30本私密筆記曝光 驚爆最高法院10法官參與富豪宴

其實,台灣最大的幫派,不是竹聯幫或四海幫,而是財稅幫和司法幫。政府部門中的軍警體系也好、司法體系也好、財稅體系也好,其學長學弟制的文化,都是非常重的,而從學長學弟制所延伸出來的,就是朋黨的形成。

常見的有,同一期司法官結訓的同梯,會由幾個好到會一起去嫖妓的同學,組成基本的骨幹,再由骨幹延伸出去,招攬幾個聽話的學弟,就形成了朋黨。而這些同梯的朋黨成員,有些坐鎮地檢署、有些坐鎮法院、有些當然就是在民間擔任律師以及白手套。

這些有大有小的朋黨,成立以及存在的目的,當然不會是什麼為國為民或伸張正義之類的,絕對是自己人的利益。在電影《大上海》中,黃曉明對軍閥公子說過一段經典台詞:「有權而未能生財,有勢而未能取利......咱們化敵為友,化干戈為大洋,不是更好嗎?」至於在現代的社會中,這些司法朋黨,要跟誰結盟,才能夠化干戈為大洋呢?當然就是那些生財有道的商界富豪了。

商界富豪做生意只管有錢賺,那管什麼黑白灰,而有時不小心惹上麻煩,就需要這些坐鎮司法體系的朋黨,幫忙解決了。要不然,以司法官的本奉,是不可能養的起一般社會大眾所看到的,司法官家庭的體面的。就好比中國的大大小小官員,基本上不管做到多高的官位,以官員的本俸,是絕對不可能負擔的起把妻兒全送到國外生活和唸書的。但放眼望去,似乎很少有官員沒有能力這麼做,所以填補上這社會印象的,正是司法朋黨和商賈結交的最佳寫照。

每個朋黨,都有各自的生財之道,有些比較low的小型朋黨,就是由在民間擔任律師的成員,擔任白手套,去向當事人收取「合理的律師費」,然後由坐鎮在地檢署或法院的成員,在「自由心證」的範圍內,給予該當事人不起訴或輕判的處份。例如:解除限制出境要25萬、一審判10年二審改判2年則要2,000萬......等等。

而比較高端的,當然就是像這種直接把10位最高法院法官、大法庭審判長、司法公懲會委員長,都拉攏進來的大型朋黨。如此一來,眾志成城,能夠一起玩的把戲就更多了,隨便一筆內線交易,就是幾千萬起跳。

題外話,這些司法朋黨因為平常的虛偽正義形象裝久了,心理的壓抑自然遠比一般人來的高,所以往往需要更變態的解放。常常聽那些歡場女子說,最噁心、最變態的客人,莫過於那些有權但無錢,然後是由別人買單的高官了。當然,高官也包含了司法官。

【相關新聞:日審案夜吸奶,這個法官真荒淫
相信我,這個被抓到的,絕對只是冰山一角。

當然,我們也不可以說,全部的司法官都如此,一定還是有中規中舉的司法官的。但據一份民間的非正規統計報告,北部的司法官,會結成朋黨營私的,大約有20%左右,而越是中南部或邊陲地方的,則大約有40%左右。

淘汰不適任司法官的議題,不知道已經講了幾百年,但目前看來,成效是零。朋黨營私、官官相衛的情況,還是每天都在發生。這也是我說過好幾次的:這個國家今天敗壞至此的主因之一,並不是藍執政或綠執政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公務體系之中,存在著太多太多,不管藍綠執政都換不掉的蛀蟲。而其中,又以對人民的自由或財產,有一定處份裁量權的行政體系、財稅體系、司法體系,最為荒誕跋扈。

最顯著的人性之一就是:「人是會變的。」在我們現在「一試定終身」的公務體系裡,到底有多少人能夠記得初衷?有多少人能夠不同流合污?有多少人能夠與時俱進?不論是10到13職等作威作福的官員,還是6到9職等仗勢欺人的基層辦事員,整個公務體系無視人權、無視法律、無視中小企業的生存和國家經濟的長遠發展,一心一意就是只想搬文弄法、橫徵暴斂、中飽私囊,國家豈有不敗壞之理?

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讓手握公權力的人,盡可能的少,然後每個人手中的公權力,盡可能的小。以及最重要的,要高效率的淘汰不適任的公權力執行者。甚至要徹底改變公務體系「一試定終身」的選才方式。

只可惜,智商不足的人,還是佔了投票人口的大多數。所以很明確的,我們的未來,還是繼續上演藍綠惡鬥的戲碼。鬥贏的,上台後趕緊在這些朋黨之上,安插自己的人馬,然後這些不管藍綠上台都換不掉的各種朋黨,則按例納貢。司法改革?國家改革?別鬧了,我們很可能只有四年而已,那來的美國時間,選舉是非常非常花錢的你知道嗎?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