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公務體系的蛀蟲無所不在

第一則新聞:觀光局官員遭拔,每月仍可領87K,退休金不受影響
交通部觀光局內勤主管濫用職權,指示桃機旅客服務中心兩人員,到機場管制區接菲律賓工作返台20多歲兒子出關,未料兒子確診新冠肺炎,連累其中一名接待員工及其5歲稚兒也確診,交通部昨火速拔掉該觀光局主管職務。深入解析,該名11職等官員降調10職等簡任秘書,官等不變(簡任)、職等降低,退休金計算仍是以簡任官計算,因此不受影響,而據了解,該名官員原明年就要申請退休。而有差別之處,在於每月收入,根據計算,原主管加給每月有1萬7680元,新職務將扣除,但簡任秘書本俸加上專業加給,仍有8萬7620元。

第二則新聞:在北市教師研習中心看A片打手槍 市府官員遭起訴
一名在台北市教師研習中心工作的黃姓教育官員,前年初涉在圖書室閱覽區看A片、打手槍,被台北市政府政風處移送法辦。 據查,黃男原本擔任教職,因猥褻女國中生遭判刑,被列入不適任教師名單。他報考轉任公職,之前在台北市教育局服務,借調到台北市教師研習中心工作。

第三則新聞:監院認定「分案不公」半年未獲回覆,司法院延遲關鍵:在等鄭玉山請辭榮退
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前年爆分案不公情案,監察委高涌誠、蔡崇義和陳師孟去年11月通過調查報告,認為最高法院分案制度確實存在諸多缺失,造成不公,影響民眾對司法信賴,監察院通過請司法院督促改善,並對院長鄭玉山進行職務監督。但司法院遲遲未對該案有所回應和處置,亦未回覆監院任何說法,時間長達近六個月,調查監委們已準備在4月中的司獄委員會提案,打算就鄭玉山案對司法院提出「質問」了,如今鄭玉山請辭並提前退休,監院只好作罷。

第四則新聞:不適任法官、檢察官為什麼淘汰不掉?
簡單說,就是現行的《法官法》要淘汰不適任的司法官,從頭到尾的條件和程序,簡直難於登天。偶有因為貪污等事件被抓到的,往往還更懂得知法玩法,利用訴訟的時間差,好讓自己在判刑確定前申請退休,照領月退俸。

以上幾則新聞含括了行政、教育、司法體系,但您相信嗎?這些被爆出來的事件,真的都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問題根源,永遠沒有被正視,就更不可能被解決。那就是:我們的公務體系從取才方式、用人方式......,到獎懲制度、退休制度......,都存在著太多太多官官相護的自肥思維。

而四年輪替一次的執政黨,根本沒有時間跟精力去正視這些問題的存在,更遑論改善或解決這些問題。安插自己的酬庸官位都還來不及,就又要忙下一次選舉了,那來的美國時間去徹底檢查這個早已千瘡百孔的腐敗公務體系。

再說一次:
這個國家今天敗壞至此的主因之一,並不是藍執政或綠執政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公務體系之中,存在著太多太多,不管藍綠執政都換不掉的蛀蟲。而其中,又以對人民的自由或財產,有一定處份裁量權的行政體系、稅務體系、司法體系,最為荒誕跋扈。

不論是10到13職等作威作福的官員,還是6到9職等仗勢欺人的基層辦事員,整個公務體系無視人權、無視法律、無視中小企業的生存和國家經濟的長遠發展,一心一意就是只想搬文弄法、橫徵暴斂、中飽私囊。

切記,在整個政府體制裡,不管是基層的公務人員、推動政策的執政官員、編審預算民意代表,其存在的理由和獲得報酬的正當性,都應該只有「他們提供了值得的服務」,而不是因為他們的「身分」。

美其名是以民眾的納稅款來交換政府提供的公共建設或公共服務,但這所謂的「交易」,卻是強制性的,不管你有沒有覺得獲得滿意、值得的服務,你都必須支付,完全沒有選擇的自由。

民間企業必須提供值得且令人滿意的產品或服務,它才能夠獲得你的購買力,但是政府的服務卻是強制的,不論它提供的服務是否令你滿意,你都必須買單,這說穿了,就是合法的搶劫。

我們如果把國家比喻成一家公司,那麼公務員就是這家公司的員工,政府官員就是這家公司的經營階層,而所有的納稅人則是這家公司的股東。

一般來說,一家公司如果虧損連連,有幾種方式來因應,一是對員工裁員或減薪,二是減少經營階層的薪資和分紅,或甚至更換經營團隊,三則是要求股東再出錢增資以彌補虧損。

而如果你是一家年年嚴重虧損公司的股東,卻又發現這家公司的員工人數一年比一年多,薪資福利也好的嚇人,經營團隊更是一再地濫用權力、吃裡扒外、虛報公帳,然後這一切的一切都要由你來買單,此時的你作何感想?

另外,政府和公司最大的不同點是,身為公司股東,你要是覺得經營階層無能或腐敗,你可以隨時賣掉甚至放棄你的股份,但是只要你一天住在這個國家,你可不能隨便放棄你身為納稅人的義務。

我常常在說的那些「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讓手握公權力的人,盡可能的少,然後每個人手中的公權力,盡可能的小。以及最重要的,要高效率的淘汰不適任的公權力執行者。」都只是我的理想,我也很清楚知道,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應該是不可能看到的。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能不能在有生之年,透過投胎、婚姻、機運+努力......這幾種方式,去加入某個強力的朋黨,讓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過上比一般人更好的日子。雖然身為被強迫去養那些,無所不在的公務體系蛀蟲的納稅人時,真的很不爽。

但除了說聲「幹」,你我還能做什麼呢?投不同的總統、不同的立委,有辦法改變嗎?I don't think so。我只是提出問題,我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我也不認為問題可以解決。而如果你只想要人生要過的快樂,其實「不要去知道問題的存在」或許是最好的方法。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