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從康軒的被公審,探討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

新聞來源:康軒老董李萬吉不甩居檢外出 已送「強制集中檢疫區」隔離

前一陣子鬧滿大的新聞,康軒文教集團的老闆李萬吉不遵守從國外回來需要居家隔離的規定,擅自外出運動、騎腳踏車,甚至大喇喇進到公司開會。後來被內部員工檢舉,因此被衛生局重罰100萬元。之後又爆出,康軒用各種手段,逼走這位「吹哨者」而延伸出的勞資糾紛等等。當然,在這個仇富又仇商的「民主」社會裡,康軒以及李萬吉過去一切的種種,又全部被翻出來再公審了一輪。

再次地,《暗黑真相網》會以「超然中立」(甚至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是偏頗)而且「無關道德」(amoral) 的角度(記住,無關道德amoral)與不道德immoral )是不一樣的 ),來解析這件事。有些人看了可能會覺得相當不以為然,但還是要再說一次,學會從每一個不同的角度、從更全面的觀點,來重新看待一件事,對您在未來面對任何事情下決策時,絕對有益無害。

康軒是賣參考書起家的,後來又創辦了康橋國際學校,現在不僅從幼稚園到高中通吃,校區也從最早的新店,擴展到內湖、新竹、林口、昆山、合肥......等地,前幾年也早聽說康軒在準備要IPO,現在不知道進度怎麼樣了。

先不說別的,基本上,這個世界看的,絕對是你的結果。康軒文教集團的董事長李萬吉,一路走來,能夠把一個事業打造成這樣的規模,一定有其過人之處。不管那些負面新聞說他如何如何的賄賂學校、賄賂老師......,讓學校選用它們家的教科書。這些所謂的「賄賂」,在真正的生意人眼裡,根本不算什麼。教育體系裡面,更骯髒、更齷齪的事還多著呢!這也是《暗黑真相網》一再強調的:每個人一定都由很多不同的面向所構成,不需要因為不喜歡或不欣賞一個人的某一個面向,就否定他的全部,從他身上截取能讓我們學習或是欣賞的那一面即可,除非這個人真的是全身上下一無是處。

沒有人是聖人,不可能有人能做到八面玲瓏、人見人愛。王建民也一樣曾背著老婆劈腿偷吃,但後來社會大眾選擇只看他英雄的那一面,他現在還是照拍廣告、照接代言。你看看有那一個背著老婆劈腿偷吃的公眾人物,事後還能有他這樣的待遇?這就表示,只要你的功遠大於過,願意原諒且包容你的規模就會越大。就像你偷吃被老婆抓到,跟蔡衍明偷吃被老婆抓到,後果絕對是不一樣的。(但其實,蔡衍明沒有老婆,所有幫他生小孩的女人,都沒有名份。)而且,先不說別的,整個康軒文教集團,提供了多少的就業機會?養活了多少的家庭?創造了多少的經濟產值?你、我以及大多數人,有創造那麼多的就業機會嗎?如果沒有,那我想我們都沒有資格去全盤否認和批評李萬吉董事長。

當然,在事件爆發之後,李萬吉董事長後來也發了公開聲明,向社會大眾道歉,並表示虛心接受各界指教。但我絕對相信,這整個道歉行動,絕大多數的意義是為了安撫輿論,而並非真的虛心受教。

套句Doflamingo的台詞:

(此圖為《暗黑真相網》單方面揣測,絕非李萬吉董事長本人意思。)

在許多的大型企業裡,都會為關鍵位置的專業經理人或CEO,保所謂的keyman insurance,因為這些關鍵位置的經理人,對公司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失去他們的話,將會造成公司極大的損失。很自然地,這些keyman不光是享有keyman insurance的保障(但是受益人是公司),薪資、福利也必定和一般員工不一樣。說的再白一點,一個組織裡,位處關鍵地位、能貢獻卓越產值的keyman,享有種種的特權,絕對是應該且必要的。反之,一般的員工,死了一個,再找一個新的就好了,因為他們對組織來說,並不是無法取代的keyman。

把範圍再從企業拉大到國家,一個國家裡,也必定存在著,對國家(組織)有卓越貢獻的人;當然,也同時存在著,有可有可無的普羅大眾。而對於那些位處重要位置的人,享有種種的特權,也一直都不是什麼新鮮事,比如蔡英文出巡時,有警車在前面開道、一路也全是綠燈到底,但你我開車上路的時候,就沒有這樣的特權了。可見,不管組織的大小,給予關鍵人物種種的特權,都不是新鮮事,也是必要和應該的。你如果對這樣的差別待遇有意見,那你可以想辦法選上總統之後,再宣佈自己放棄這項特權。但也許(應該是極大可能),當你真的選上總統之後,就會發現你的時間極為寶貴,而為了節省你那寶貴的時間,犧牲掉一些普羅大眾的權利,真的也都是必要且應該的了。

再舉另一個例子,我們把範圍再往下縮小到「家庭」。一個家庭裡,一定有一個最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我們假設是爸爸,那麼在這個家庭裡,享有制定規則以及能夠自己不遵守規則特權的,也通常是爸爸。當然,賺的錢不夠多的爸爸,就另當別論了,雖然這種爸爸在現代社會中佔了多數。但只要去看看那些,爸爸所創造的收入,對整個家庭來說,具有壓倒性勝利的家庭,通常都是誰在話事,就可以理解了。

當然,有些人可能會說,「防疫」這麼重要的事,是不可以有特權的,從天子到庶民都應該遵守一樣的防疫措施。那你要不要去看看之前8月時,美國衛生部長Alex Azar訪台,有沒有隔離?9月時,美國國務院次卿Keith Krach訪台,有沒有隔離?對這些「天子犯法,與庶民不同罪」的特例,衛服部長陳時中就一句「我負全責」帶過,記得嗎?

很顯然的,「居家隔離14天」這個規定,主要還是針對「不重要」的普羅大眾。換個角度來說,「不居家隔離」代表的就是為了某種程度的利益,而甘願暴露在某種風險下,而「重要性」在某種層級以上的人,就值得全體國民一起為他冒這個險。不認同?那請去問問陳時中

可惜,康軒的老董李萬吉可能認為,不管是對國家還是對企業來說,自己所創造的就業機會、貢獻的經濟產值,都足以讓自己「不像其他老百姓一樣不重要」,所以可以不遵守規定、值得讓全校師生員工、全體國民一起為他冒這個險。無奈,學校裡有員工並不買單,而當了吹哨者;不靠他吃飯的一般民眾,當然就更不買單了。

當然,不管是李萬吉也好、美國官員也好,全體國民冒這個險,讓這些「高產值」的重要人物,得以方便行事,是否值得?可能很難在現階段下定論。但這篇文章主要是要告訴大家:在一個組織當中,位處關鍵領導地位、貢獻卓越產值的keyman,為了讓其持續貢獻產值,而享有某些特權,進而讓組織中的不重要多數,暴露在某些風險之中,並不是一件「絕對的惡」,站在「整體產值最大化」的思考下,很多時候都是必要且應該的。當我們跟著媒體以及輿論起舞,在那邊公審、批評、抵制的同時,或許可以換個角度思考一下,人家會這麼做,除了真的就是「圖方便」之外,更深一層的「經濟行為」是為什麼?

再更「無關道德」(amoral)一點,「不隔離」就代表著,會有某個比率的發生風險,再乘上萬一風險發生時所造成的損失,就是整件事的「負期望值」,但只要這個keyman為企業、為社會、為國家(也就是為他所處的組織)所創造的「正期望值」是大於「負期望值」的,那站在「無關道德」(amoral) 的角度,組織就應該選擇開放特權、承受風險。除非,這個風險是萬一發生,整個地球就瞬間滅亡的那種。

再來討論康軒這位吹哨的員工,想當然爾,所有的媒體、輿論、勞工團體......通通站在她那邊。但就我這個金融海賊看來,李萬吉能藉由這次的機會,認清這位已經服務16年的員工,損失還不算太大,早點砍掉的好。被罰的100萬以及損失的商譽,都還可以賺得回來,不要等到某一天,讓這位員工掌握能夠一刀斃命的秘密時,再回頭捅公司一刀,就太遲了。

在電影《空軍一號》裡,飾演總統的哈里遜福特,坐在已經受損的空軍一號飛機裡,此時敵人從後方發射了飛彈,但空軍一號已經失去了閃避的能力。在旁的F-16就直接用機身去檔飛彈,犧牲自己以保護總統。不要懷疑,就連人命,也從來都不是等值的,相信台灣的軍人受訓裡,也是這麼教育士兵的。一個組織裡,發生此類危機時,絕對是犧牲最低階的生命,去保全最高階領袖的命。

康軒文教集團的薪水,是遠高於業界平均的,這點稍微打聽一下都知道。在台灣,能夠把貴族私校辦的那麼好,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你看看那個桃園的假貴族學校漢英高中,就已經快要經營不下去了,創辦人駱展龍一天到晚忙著跟地下錢莊借錢周轉,才勉強發的出員工薪水。而康軒的這位吹哨者,在李萬吉,或是在我們這些真正做過生意、行走過江湖的海賊眼裡,就是完全把事情的重要先後順序給搞混了。妳今天領的是康軒的薪水,不是衛服部的薪水,康軒也從來沒有虧待過妳(如果有的話,妳就不會一待16年了。)妳真正應該效忠的對象,是發妳薪水的老闆,而不是其他角色或單位。講得誇張一點,今天如果是妳的老公返國,但如果乖乖居家隔離14天的話,會損失一筆大生意,足以影響你們的家庭生計,那妳會不會去舉報妳老公?

沒有辦法,越是底層、越是平傭、越是可取代的員工,越沒有「展現忠誠度」的必要性,因為他的忠誠度對老闆來說,意義並不大。但反觀,這次的事件爆發後,康軒集團內的許多keyman以及接近keyman地位的人,全都立場一致,挺自己的老闆挺到底。對外一律低調、沉默,等待輿論過去,因為他們都知道,對組織來說(不管是從企業還是從國家的層級),李萬吉的貢獻,都足以讓他們值得一起暴露在某種風險下,去交換老闆的14天「方便」。而且,李萬吉在回國前後,除了沒有遵守隔離規定外,所作的額外檢查,都跟8、9月訪台時的美國官員一樣。差別只是,沒有陳時中跳出來幫他說「我負全責」。

由康軒的這次事件,我們可以再進一步探討的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到底「一人一票」、「票票等值」這樣的選舉制度,是真的民主嗎?真的有辦法讓社會或國家的整體利益最大化嗎?或是那些為數最眾多的中下階層最在意的:一人一票就真的「公平」了嗎?就真的「正義」了嗎?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當選的重點是討好大多數的人,而不是討好對國家或社會有重大貢獻的人。你的一票,跟郭台銘的一票,竟然是等值的。儘管郭台銘創造了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貢獻了數以億計的經濟產值、繳了不知道是你N倍的稅,但他跟你竟然都一樣只有一票。這就好比早期玉山銀行的財富管理部門一樣的荒謬,玉山銀行當初是幾個官股銀行的大佬出來開的,所以早期許多的制度都還非常的「公務員」。十多年前,玉山的財富管理部門剛成立時,制度竟然還是延用公家機關的那一套「大鍋飯」模式,也就是業績第一名的理專,跟業績最後一名的理專,領的薪水是一樣。想當然爾,那幾年逼走了很多真正有能力的人,後來才漸漸改成依照業績來計算薪資的方式。

這讓我們想起了艾茵蘭德(Ayn Rand)在1957年出版的《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這本書是西方世界中傳播規模僅次於《聖經》的書籍。《阿特拉斯聳聳肩》的理念就是不承認任何道德,只有金錢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擁有較多金錢的人表示他創造財富的能力要遠遠超過常人,必然成為社會的強者。艾茵蘭德認為社會要進步,必須鼓勵強者,不能同情弱者。

艾茵蘭德批判各種形式的社會福利政策和政府對自由經濟的干預,指責這是劫富濟貧之舉。她極為蔑視、反對這些強調公平的社會主義理念,認為金錢的多寡衡量一個人的能力,只有強者才能創造更多的財富,才對社會有更大價值,所以他們不應受到懲罰。但是現有的社會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懲罰強者,迫使他們扶助無用弱民。無論是政府用暴力和強權去掠奪強者創造出來的財富,還是弱者以哭泣和哀憐去乞求強者付出,或其他社會道德和輿論對強者施壓,逼迫他們進行奉獻,又或是各色卑鄙之徒對強者的金錢和財富進行偷竊和掠奪,這些行為在艾茵蘭德看來,都是極端荒謬的。

傳統觀念認為,資本家和資產階級是剝削無產階級的寄生蟲,但是艾茵蘭德在書中提出了尖銳的反問,精英創造了更多財富,為何卻被指責為寄生蟲?精英帶來了就業機會,為何卻被認為是在剝削?精英才是各種發明創造的原動力,為何卻被社會視為不勞而獲?精英懂得如何運轉社會經濟而躋身關鍵位置,為何卻被大眾指責權力太大、報酬太高?這些人擁有金錢、控制財富,那是他們理所應得的,因為他們付出更大的努力。而普羅大眾則是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卑鄙猥瑣、道德低下、目光短淺、怨天尤人、缺乏能力、妒嫉強者。因此結論就是:少數社會精英才是歷史發展的動力,而普羅大眾則是不折不扣的寄生蟲。

想當然爾,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會公開聲援艾茵蘭德的觀點,因為政府需要維持社會表面的和諧(講白一點,它們需要普羅大眾的多數選票)。因為聰明絕頂、能力極強的人,畢竟是金字塔頂端的少數,而大多數能力平庸、智力一般的人則構成社會的主體。艾茵蘭德提出一個非常尖銳的歷史觀和世界觀問題:究竟誰才是歷史的主要推動力量?是普羅大眾,還是少數精英?您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