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加盟創業停看聽2 - 續集

請務必先看前一集:【加盟創業停看聽2】,不然這集會看不懂。而且,這集絕對比前一集更精彩、更讓人膛目結舌;除了更多加盟產業的陷阱外,還有更多更險惡的人性。但相對的,就是各種過於善良的單純(無知),所得到的教訓。好在,還沒有踏入那個險惡世界的讀者,可以盡量透過檢視他人的教訓,來作為自己未來的避險手冊。畢竟,一般人一輩子是經歷不了幾次,生意的失敗或倒閉的。

不知是不是因為前一集的刊出,牛丁次郎坊再也招不到新的加盟店之後,其創辦人呂松育馬上成立了新的品牌福來芳(主打魯肉飯和雞湯)以及福波(火鍋店),並且改變手法來吸金。不過這裡還是再強調一次,吸金並不完全等於犯罪!台灣的刑法中,並沒有「吸金」這條罪;本文所謂的「吸金」,是描述其招攬加盟的種種有爭議行為。當然,吸金的行為,有可能觸法、有可能沒觸法。而如果觸法的話,一般來說常見的適用法條是詐欺、背信、銀行法、洗錢防制法...等罪。

另外,順道一提,我們的大學長林致兵,在舒油頭關到一家不剩之後,除了之前已經創立的新品牌伊莉莎白紅茶書房外,最近又搞了一個新的品牌水上米(文青泰式料理),也都是準備來大搞加盟,真是滿滿的佩服(是真的真心佩服,絕對不是反諷!)這些人跌倒後再爬起來的速度,真的不是我們凡人所能望其項背。

還記得牛丁次郎坊的加盟模式,分為純加盟店以及直營加盟店,純加盟店就是加盟主佔100%股份,自己負責經營管理,然後跟加盟總部(牛丁央廚)進貨,目前全台灣應該還剩8~10家,但這些店目前很多都已經脫離總部獨立經營了。它們都改成自己叫貨(這在業界叫跑貨),而不是跟要價2~5倍的牛丁央廚叫貨。只是這些店還掛著牛丁次郎坊的招牌,所以經談判後,每個月付給牛丁總部3,000元的權利金。不過,已經有多家加盟店,都已經彼此串聯起來,應該會在最近就要換一個新的招牌,徹底與牛丁次郎坊切割。

不知是不是《暗黑真相網》的功勞?在前一集刊出之後,部分的加盟店主/投資人,曾向呂松育反映,總部是不是該採取什麼法律行動或是澄清?但呂松育什麼都沒有做,只告訴這些加盟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越澄清恐怕只會越描越黑、更沒完沒了(其實他講的沒有錯。)結果這些加盟主,反而因為此事而串聯了起來,資訊互通之後,竟然發現了更多,他們以前沒有發現的秘密。

不像大學長林致兵,至少還有對《暗黑真相網》提告妨害名譽,告給那些現在也已經倒光光的加盟主看,我們5/5才開完最後一次偵查庭。這個官司打了一年多以來,《暗黑真相網》版主面對員警、檢事官、檢察官...,所說的答辯都一樣:「發文皆依據事實,且與公眾利益有關。」雖然林致兵一直要求檢察官問我,資訊是來自那一位(或那一些)加盟主?但我就是只回答:「我答應過要保密,所以我保持沉默。」

還記得檢察官問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如果真的有需要,是否能請資訊提供人出庭作證?」我回答:「舒油頭最高曾有35間加盟店,現在已經倒的一間不剩,我相信檢察官從中隨便挑個一、兩家的負責人來問,都能夠得到同樣的事實。那35位加盟主都曾經登記為加盟店的負責人,所以一定傳喚的到!」檢察官就沒再多問,再來應該就是等起訴或不起訴了。

回到牛丁次郎坊的主題來,除了純加盟店之外,還有另一種直營加盟店,也就是投資人出資80%、呂松育出資20%(但其實一毛錢也沒有出),然後由總部來經營管理,投資人就「坐著等收錢」。一間直營加盟店的固定資本額都是300萬,呂松育實際吸到的金額是240萬,然後再把實際開店成本180萬,虛報成300萬,這個步數在前一集已經解析過。只是,後來許多直營加盟店的股東/投資人,向呂松育反映得不到回覆後,反而都跑來找《暗黑真相網》,因為大家發現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彼此交叉比對後,真的就如《暗黑真相網》所言,更多的魔鬼,藏在更多的細節裡!

所以,我們這篇要深入探討的,就是「合夥做生意」這件事。

其實,任何小規模生意的合夥,真正賭的是。人不對,就算賭對產業、賭對時機、賭對制度、賭對法律保障......都沒有用。你如果在很早期的時候投資鴻海,那你真正賭的不是鴻海,你賭的是郭台銘。你如果在很早期的時候投資Apple,你賭的也不是什麼Fruit Company(詳見電影《阿甘正傳》),你賭的是Steve Jobs會成為,後來人們所知的那個Steve Jobs。

識人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那些看似「慧眼識英雄」的幸運投資人,就如《暗黑真相網》很多文章中所說的,其實絕大多數都是by random所致,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成敗論英雄。而所有最後成功的人跟失敗的人,其實一開始看起來,都是差不多的。特別是像林致兵呂松育這種類型的人,很會描繪未來的美夢,讓那些江湖歷練不多的人,很容易就掏錢出來了。但真的憑心而論,造夢跟賣夢,真的都是一種本事;能靠本事賺錢,真的就是他們的本事!

再回到一間店300萬資本額的直營加盟店,呂松育對外招募的240萬元,其實又拆成30萬元一股,然後那些「有點小錢想投資些什麼生意,卻都沒有餐飲業經驗」的可憐韭菜,還被呂松育口頭半保證說,每股30萬,每月可獲利1萬。哇!那這樣算起來,兩年半就可以回本了,年化的投資報酬率高達40%!

不過,針對「一股30萬,每月可獲利1萬」這點,呂松育很聰明,如果保證獲利還簽書面保證的話,那就有可能會觸犯到,吸金相關法條中,最重的銀行法,所以股東們得到的都是口頭半保證。然後這種直營加盟店,前前後後一共吸了十間,也就是2,400萬。一開始一間的淨利是60萬(實際成本180萬左右);但到越後面的店,成本都是越來越低的。因為可以拿前面倒店的二手設備,去裝在新開的店裡。

當後期的小股東們,對呂松育提出質疑,為什麼我們一家300萬的店,裡面有一堆二手設備呢?對此呂松育的回答是:「保證設備都是全新的,如果有二手的部分,是我免費送你們的!」問題是,越後期的店,幾乎除了木作裝潢之外,其他餐飲設備全都是二手的啊!所以,十間店總共吸的2,400萬裡,呂松育的淨利保守估計,大概在800萬~1,200萬跑不掉。

喔!對了,原本十間的直營加盟店,現在已經只剩五間了;因為有些倒了,有些小股東跟純加盟店一樣,把經營權拿了回來,自己經營。這些才是最慘的,因為這些股東,原本都是沒有餐飲經驗的人居多。只是因為有點小錢,想說來投資個什麼實體生意,不要只是買股票、買房子。當中不乏各行各業的高收入份子。這點我就相當佩服呂松育,有辦法找到那麼多有閒錢的韭菜,然後一一說服他們拿出30萬~240萬不等的資金,來投資自己。

「你們當初投資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像這樣拆成30萬一股的小單位,給很多人認購的合資餐廳模式,在你們的人生經驗中,有聽過任何做起來的案例嗎?」答案你知、我知、獨眼龍也知,但這也就是人性,每個人在參雜了多重外在因素影響後,往往很難做出冷靜、正確的判斷。

故事再繼續往下說,前面說到,許多分店都已經脫離了總部,獨立營運。但它們一脫離總部之後,就開始被瘋狂檢舉。衛生局、環保局、消防局......各種能被檢舉的單位,通通被檢舉了。甚至連前來檢查的官員都看不下去,對店家說:「你們是不是跟誰結怨了?完全就是被針對了!」因為有些被檢舉的內容,是只有當初施工的人,才會知道的細節。所以是誰檢舉的,應該不難猜測。做人做到這樣,真的很沒必要。該賺的已經賺了,大家好聚好散,各自再想辦法東山再起,不就好了嗎?

還沒有說完,更多的魔鬼,藏在更多的細節裡。照理說,每一家300萬資本額的分店,都應該設立一間新的公司,然後依照股東的出資比例來持股。但這每一間加盟直營店,卻都沒有成立獨立的新公司,而是直接用牛丁總公司的分公司來成立。但是在牛丁總公司的資本額及股東名冊裡,卻沒有把這2,400萬的新股東新增進去。

這樣問題來了,這2,400萬的「股東」,其實拿到的只是一家分店(分公司)的盈餘分紅權,而非股權。也難怪後來這些小股東跟呂松育鬧翻的時候,要求查帳。呂松育可以回嗆他們:「你們沒有資格查帳!」也沒錯,因為在總公司的角度,他們確實不是正式的股東。他們只是呂松育發明的「投資包套」裡面的可能受益人

講完了牛丁次郎坊的故事之後,再來講福來芳福波的故事,也是一樣精彩,真的讓版主不得不深深佩服這位呂松育。繼牛丁央廚的金主L先生(詳情請看前一集)之後,這次呂松育又找到另一位新的金主R先生,邀他一起來做另一個新的加盟品牌福來芳。福來芳是賣中式料理,主打的商品是魯肉飯雞湯。不過很可惜,台中開的兩家店都已經倒了,版主連帶正妹去試吃的機會都沒有。

要金主砸大錢,總要先有個小成功案例拿出來看吧,福來芳的第一家店是台中民權總店。一樣,呂松育把第一個月,食材灌在開店成本的漂亮報表,拿給R先生看,說服R先生拿1,000多萬出來,準備一口氣再開四家店。然後談的條件是,R先生佔100%股份,呂松育就只單純做管理的角色,不佔股份,但可抽盈餘的15%。

更精彩的還在後頭,這第一家「成功」的福來芳台中民權總店,是怎麼開起來的呢?是呂松育說服了該店址的業主(房東),要業主出資70%(210萬元),他出30%(但其實他有沒有出錢,大家心照不宣。)說到這裡,您有沒有跟版主一樣,也開始佩服呂松育了呢?

「這個業主肯定是第二代!」我聽到這個訊息後,第一個反應是這個。因為只有那些房子是靠繼承,或靠上一代贈與來的年輕業主,才會有這種「自己也想來做個什麼生意」的念頭。如果是自己走跳過江湖、一步一腳印累積起來的第一代,一定都知道,乖乖收房租才是最靠譜的。

我也認識一些大地主,就是靠每月的租金收入,就完全不愁吃穿的那種。曾有一位比較有頭腦的二代地主跟我分享,他們家族所有的店面,不論租給什麼樣的行業,平均起來的租期還不到三年。而這三年的平均數,還是有幾家,租了一、二十年的店去拉高平均的。半年倒、一年倒的,比比皆是。

我也曾在雲林西螺住了快三年,雖然有點龍困淺灘的抑鬱 ,但各種不同的見識跟收獲還是有的。其中之一就是見識到很多,所謂的「青年回鄉創業」,就是在大城市混不下去後,回到老家,然後家裡給他一棟祖厝,或是直接買一棟新的透天厝給他,開早餐店/咖啡店/火鍋店/簡餐店/飲料店,然後開了兩個月之後,發現還是太累了,乾脆直接把家裡給的透天厝租人比較划算。

我沒有進一步去求證,但我相信,會被呂松育說服投資福來芳的業主,很高機率是第二代。然後呂松育就拿著這第一間店的「成功案例」,去找R先生,拿出1,000多萬來,再開四家店(但還好,只開了一家後,R先生就喊停了。)

接下來,如您所料,福來芳台中民權總店的業主,也跟呂松育翻臉了。而且翻臉之後,業主還花了80萬,把呂松育的30%股份買過去!後來業主自己改賣別的東西了。不知道這位二代業主會不會看到這篇文章?如果有的話,聽哥的話,把店面租人,乖乖收租金才是王道啊!別再想要自己做什麼生意,尤其是餐飲業。

不過沒關係,福來芳台中民權總店已經達到它的目的,R先生已經拿錢出來,開了第一家店,福來芳台中北平店。不過說句不禮貌一點的,這些被坑的金主,在述說這些血淚史給我聽的時候,我心裡在某個角度上,真的是對呂松育滿滿的佩服!

就在福來芳台中民權總店倒了沒多久之後,福來芳台中北平店才開張三個月之後也倒了。當然,呂松育把原因歸咎於COVID-19疫情,但他向金主R先生承諾,會再開一家店還給他,開店成本都由呂松育負擔。但是後來,呂松育又改口說要做成雲端廚房,來實現對R先生「還他一間店」的承諾。問題是,雲端廚房的成本,可能幾十萬就弄的起來了,但福來芳台中北平店,可是扎扎實實的賠了好幾百萬!

精彩的故事還有,早在牛丁次郎坊剛起家,成立牛丁央廚的時候,同時平行進行的另一個故事:福波火鍋店。就在呂松育L先生(詳情見前一集)成立牛丁央廚的同時,其實也邀了R先生,成立福波央廚。R先生當時出資了將近200萬,佔了50%股份,後來也開了第一間店:福波中山院

結果,開張了之後,大家發現,福波中山院的食材,竟然都是來自牛丁央廚,而不是福波央廚。只有店裡的原子筆、制服、衛生紙,是從福波央廚來的。然後,這個只負責出原子筆、制服、衛生紙的福波央廚,才開沒多久,金主R先生就被告知,資金已經燒光了!真的好笑!講的難聽一點,這間福波央廚,等於只是一個用來吸金的空殼而已!

後來金主R先生跟其他的「股東」一交換資訊之後,一直以為自己是佔100%股份的R先生,才知道原來還有其他「股東」的存在。也就是說,呂松育對外募集了超過100%的股份。關於這點,已有小股東對呂松育發出存證信函並準備提告了。結果,呂松育在收到存證信函的隔天,就來電要把錢退給小股東,但已遭到小股東拒收,堅決提告。後來呂松育又改口狡辯說,他賣給小股東的,是他那15%的盈餘分紅權,不是股權。但當時小股東跟他簽的可是「入股協議書」,而不是「分紅權協議書」。總之,就是滿口謊言!

可能很多沒做過生意的讀者,看到這裡可能已經亂了。總之,請謹記一件事,任何小規模的合夥生意,最重要的元素是「」。很顯然,這些大金主跟小股東們,都相信錯人了。直到最近,呂松育還試圖把金主R先生拉攏成共犯,要把包裝過後的福波央廚,再用900萬賣給另一位新竹來的金主。不過聽說,R先生已經拒絕了這個提議。甚至許多員工都曾聽聞,呂松育私底下還會跟親友炫耀,說自己的三間房子,還有手上很多股票,都是這些傻逼貢獻的。

呂松育真的是大魚小魚通吃,除了L先生、R先生、加盟店主...這些一口氣拿幾百萬、幾千萬出來的大魚外;一股30萬的小魚,他也都不放過,他最近對那些小弟弟,又開始推「牛丁餐車」的加盟投資專案了!

很顯然,呂松育的思維,跟那些搞資金盤(龐氏騙局)的人,沒什麼兩樣。先用誇大或虛假的包裝,吸引人把錢投進來,然後再把這些錢,拿去做各種高風險的投資、生意、賭博。如果賭中了,自然頭過身就過;如果沒賭中,就用各種合情合理合法的理由,賠光投資人的錢,讓自己安全下莊,然後再找新的投資人進來。

講到最後,順道分享一件很有趣的往事。相信長期閱讀《暗黑真相網》的讀者,都知道版主交友廣闊,不管三教九流的人,只要私下能夠坦誠以待,都可以是好朋友。

很多年前,有位還算熟識的朋友,也是起了一個吸金騙局,標準後金補前金的那種。他把吸來的錢,先去買了林口的土地。一直到吸金的速度開始跟不上payout的速度時,原本已經準備要拔插頭了;去加拿大的機票都已經買好,後半輩子的安排也都已經做好了。

結果他要賣林口的土地時,發現這些土地竟然漲了好幾倍。他突然發現,土地賣掉之後,如果把本金全部還給投資人,剩下來的錢,也足以讓他不用跑路,留在台灣,而且到死都不愁吃穿。

要知道,那種後金補前金的龐氏騙局,平均來說,給投資人的年化報酬大概在20%~30%,就已經非常誘人了。而且還可以用很多遊戲規則,來讓實際的payout比例,不用到那麼多。但是他林口的土地,可是足足翻了好幾倍。後來,他選擇把林口的土地賣掉,然後真的把所有本金退還給投資人,然後把整個「盤」,轉賣給一位馬來西亞的拿督(其實就是把名單轉賣給一個新的騙子。)

這些拿回100%本金加上好幾十%利潤的投資人,你要他們再投什麼死人骨頭,他們一定都會再投!只是這位朋友在把盤轉去之後,就跟這些人切割乾淨了,行話叫做「安全下莊」了。當然,接手這些韭菜的那個新盤,後來也理所當然的爆掉了,而且也是相當矚目的案子,金額超過百億人民幣。

還記得很清楚,在台北市永康街的吳留手串燒,這位朋友眉飛色舞的跟我說:「你知道嗎?那些投資人一聽到我要退還他們本金,竟然都哭了出來,直問我說:『為什麼不能繼續?』」

最後,套句電影《金爆內幕》中的台詞來結尾:
There is no right or wrong in business, only hit or miss.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