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暗黑影評:屍速列車 感染半島

故事發生在第一集過後的四年,整個韓國已經被活屍給佔滿,只剩下極少數人還沒被感染,苟延殘喘的活著,所以韓國被各國改稱為「感染半島」。在這樣的前提下,美鈔黃金在韓國境內儼然成為廢物,因為活屍不會要、苟延殘喘的活人也不會要。但對於韓國以外的安全國家,美鈔和黃金仍然是極其有價的。於是有香港的黑道,找了四年前從韓國逃出來的難民,雇用他們冒險坐船回到韓國,去搜括這些「廢紙」然後帶出來。在四年前逃出韓國的這些難民,因為沒有國家願意給難民庇護,所以在其他國家過著比流浪漢更慘的生活;而如果回到韓國去賭一次命,能活著回來的話,就能在安全的國家搖身一變成為百萬富翁,展開全新的人生。

反映到現實生活中,這些回到韓國去賭命的韓國難民,其實就像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最底層人民一樣,他們非所願的來到這個世界,不僅沒有資源,還背負了上一代所留下的各種不利條件。導致他們只能在各種最不堪的社會角落,苟延殘喘的期待著,那一輩子不知道能夠遇到幾次的翻身機會。但往往,這些所謂的翻身機會,都是一些沒有人願意去做的超高風險任務,用九死一生來形容,或許都還過於樂觀了些。

紙鈔或黃金,這類被人們視之為「」的交易媒介,必須在人們持續從事生產,而且擁有一定程度的和平社會,才有其價值。否則,在每個人都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叢林中,「武力」才是唯一爭奪資源的籌碼。如果我們把活屍充斥的世界,用戰爭來替代的話,也會有相同的狀況。因為處處是活屍或是戰火的情況下,人們勢必無法正常的從事生產,所以包含食物在內的所有資源,都只能從之前的庫存去消耗。起初,手中握有較豐沛資源的人,還有可能因為人道或大愛,將資源無償分配給其他缺乏資源的人。但當資源的庫存跌破某個臨界點時,動物本能就會顯現,人們開始會以武力去爭奪那些越來越少的有限資源;甚至為了要獲得能讓自己抵抗外力的資源,而不惜先自相殘殺。

在這種情況下,四肢武力先天較薄弱的女人,會開始用性去向男人換取資源。而當庫存的資源又跌破某個臨界點時,男人將會開始用強迫式的武力,從女人身上得到性發洩和資源。然而,女人用性所換來的食物,往往會優先餵飽自己的小孩;除非當情況也已經到女人自己都快餓死的時候。到了最後,所有理智都已經崩潰的時候,人們會彼此交換小孩當成食物來吃,因為不忍心吃自己的小孩。

一旦進入到這種「存量消耗」的狀況之後,群體唯一的救贖,就是「希望」。唯有眾人心中都抱持著相同的希望,希望有一天聯合國會來救我們、希望有一天戰爭終會結束。在這樣「共同希望」的號召下,人們才可能有「團結力量大」的意識,進而開始重新訂定小型群體生活的規則,然後用各種新的「自律」,去拼湊出最大可能的群體存活率。

反映到現實生活中,道德也好、自律也好、人與人之間的各種互助與信任也好,通通都是要建立在一個更高層次的共同希望或是群體利益,大家才會願意去遵守這些人為訂出來的規則。因為人會遵守任何的規則,一定都是衡量過後,覺得遵守規則的長期利益,會大於違反規則的短期利益。否則的話,就會看到食物就搶、看到女人就強暴。

電影尾聲,一個人背叛了所有人,開著載滿美鈔的卡車,來到港邊,將卡車開上來接應的船後,得到的報酬並不是原先說好的一半美鈔,而是好幾顆貫穿他身體的子彈。這也告訴我們,現代資本主義的底層是多麼的悲哀,常常在好不容易等到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又冒了九死一生的風險之後,卻發現自己只是個拋棄式的賭注;就算成功了,也分不到原先被承諾的好處。但他又有什麼選擇呢?即使知道九死一生、即使知道最後很有可能會被黑吃黑,但不賭這一把,就是繼續在香港過著那比死還悲慘的生活。如果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那還不如就賭一把吧!「沒有希望」真的是比死還可怕的事情。

這也可以告訴我們,現今社會底層的翻身機會,不僅少,還充滿著各種人為的「風險外的風險」。當今資本主義的權貴寡頭,就像那些雇用難民回到韓國搜括美鈔的香港黑道一樣,幾乎不用花什麼成本,只要給予底層這些「沒有希望」的難民,一個用命賭翻身的機會,然後不斷地把他們送到該冒險的地方去即可。失敗了,就再找其他的難民;成功了,就把帶著美鈔回來的難民給殺掉。很諷刺,但某種程度來說,跟當今的資本主義社會,其實沒什麼兩樣。承擔最大風險,但只能分到完全不成比例的利潤的,往往總是整個產業結構的最底層。

電影的最後一幕,那位媽媽拖著已經受傷的腳,突然放棄奔跑,並找了一個定點從後方不斷開槍,掩護自己的女兒從活屍群中逃走;其實就像現代的窮人家父母一樣,你的存在對於子女來說,無疑是一個親情的累贅。所以在適當的時機,犧牲自己,並湊出一個讓子女足以孤注一擲的籌碼,應該就是唯一的希望了。雖說在殘酷的現實社會中,這種賭注往往還是十賭九輸;但至少,買了一次下注的機會。這對於窮人家的父母來說,也可以算是最華麗的犧牲了。回到感染半島賭一次命,都好過被親情的累贅拖累,連希望都看不到。然後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只能對子女說:「對不起讓你活在這樣的世界」。(延伸閱讀文章:底層社會的悲歌與翻身之道

更殘酷的是,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會有聯合國的直升機,在你賭一把失利即將喪命之際,飛來救你這個社會底層的浮游生物的。但是沒關係,電影嘛!人們總是喜歡看Happy Ending。我們為什麼喜歡看電影?因為電影演的,往往是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或是發生機率跟中樂透一樣低的事件。在這短短的兩個小時中,我們可以暫時抽離這個煩惱苦悶的世界,感受一下正義被伸張的滋味、愛情戰勝麵包的滋味、善良終有好報的滋味。人活著,總是需要一些希望。

套句電影《刺激1995》中,Andy的台詞:「Hope is a good thing.」願所有《暗黑真相網》的讀者,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希望。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