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時間總是會給我們答案

2007.06.24
吳駿盛讀社會學為人生解惑
現在是台灣大學社會系大三學生的吳駿盛,是國科會主辦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營第二屆的學員。他從參加營隊後激發對社會學興趣,不過在改變攻讀的科系過程中,卻是和家人革命的結果。吳駿盛是台南一中的學生,他表示,南一中的學生不讀自然組,真的要非常有勇氣。但參加營隊後,他也想改念社會系,期間經過與家人的爭執、溝通,才爭取到選系自主權 。他說,傳統上家人都認為讀社會學就業市場窄,但他讀了之後「的確解決我不少疑惑」。

「很多人都認為讀人文社會學科就是背很多。」吳駿盛表示,雖然不重運算、推導公式,但人社學科的推理和思考過程未必輕鬆,很多時候深度訪談的辛苦和收穫,不會比自然學科無價值。然而愈接近畢業,吳駿盛坦言還是有些徬徨,他不知自己所學將來可否在就業市場中謀得生路。所幸他有另修經濟系,他會再考研究所,試著以學術研究為出路, 但也不排除未來靠經濟系的學歷找工作。

2016.08.11
這個台大碩士 為何連22K都沒有
吳駿盛 ‧ 30歲 ‧ 台南人 ‧ 待業中
我從南一中畢業,學測考七十三級分,填上台大社會系,大學加碩士念了八年書,在中研院做過助理,因為看到學界狀況差就不想走學術,沒想到辭職後卻一直找不到工作,在家裡待了八個月。這段期間投了五十多封履歷,因為沒有相關學歷,只有畢業後受訓的經驗,但很多公司看到科系資格不符就不回,我在選系時沒想過未來就業,所以我想責任在自己身上,現在的公司要的就是這麼多,自己會的就這麼少。

我家在台南,面試地點都在台北,所以我都坐火車上來,沒有錢坐高鐵,面試完的四五個小時在火車上什麼事都不想做,很倦怠,不知該怎麼辦,也不想馬上開104,所以在火車上都儘量放空。(編按:一旦陷入「因為沒錢,所以為了省錢,而花了更多時間在沒有產值的事情上。」的循環,很有可能就是萬劫不復的開始,不可不慎!)回到家已經九點十點,跟家人隨便講講,就這樣睡覺,希望隔天起來他們不要問我,因為講起來都不是很愉快,對我、對他們來說都一樣。

這幾個月都在家裡蹲,沒有收入,不想跟家人講我投了履歷都沒有回,他們只能問,對話一直重複著,也不想讓他們擔心,我就疏遠他們、回一樣的話,有面試也不會先跟他們講 。不去朋友的邀約,他們在FB群組對話裡討論什麼時候要約出去玩,我一句話都不說,當作沒看到,連出聲說「我不行」都怕人家問。到最後派遣也投了,怕找不到工作就完了,已經沒有下一步。

以前覺得22K只是網路話題 ,下面會回說「誰叫你不好好念書、大學念得不好才領22K」,沒想到像我這樣學歷很好 也會落到這種狀況。我沒有哭,比較像是欲哭無淚,我對世代不是絕望,絕望就去自殺了啊,還能怎麼辦。我要的只是一份工作,讓自己動起來、有收入進來,因為我還沒放棄過一個可以結婚生小孩的人生。

時間總是會給我們答案
很多前人走過的路、嚐過的苦、吃過的虧,都希望晚輩不要再重蹈覆轍。但年輕又不可一世的我們,總是認為時代不一樣了,我們也會不一樣。但往往,時間總是又在最後告訴我們,雖然時代呈現的形式可能有所不同,但就結果而言,並沒有不一樣。

舉例:認為「愛情能戰勝一切」的年輕女子,嫁給賺錢能力不足的男人,在3~7年過去後,才發現整體快樂值明顯低於婚前,卻已經為時已晚。但更新一代的年輕女子,往往又聽不進她們的建議,總是依舊認為,自己會不一樣、自己的愛情能戰勝一切。又或,連一份像樣的工作,都從來沒有做好過,卻在上了幾堂投資大師的課,或看了幾本投資大師的書之後,就認為自己會是下一個神操盤手或投資大師。或是沒有任何一份工作,有做超過一年(更別談做出什麼像樣的成績),就認為自己不適合工作,適合去創業。

求學時期的生涯規劃、工作時期的投入程度、投資理財時的基本邏輯、面對愛情時的理智判斷......,都存在著數不清「相信自己就是下一個中樂透的幸運兒」的個案,但時間總是在最後告訴我們,No, you are not!所以,如果沒能出生在一輩子不愁吃穿的家庭,很遺憾的,請先確定能吃飽了,再來談興趣、再來談夢想。還有,愛情也是。

人生只有一次,只佔人生一部分的青春,也是只有一次。很有可能一次關鍵性的錯誤決定,付出的代價都會是餘生再也挽回不了的悔恨。所以,前人走過的路、嚐過的苦、吃過的虧,一定要聽的進去、一定要大量觀察、一定要避免大概率的再犯錯。這是個現實又殘酷的貨幣世界,請第一優先考慮,先讓自己能吃飽,再來追求其他精神層面的東西。

延伸閱讀文章:
創業二三事:學會不要被特例影響全局觀
當曇花一現的機運高峰過後......

還不是《訂閱會員》的讀者,如果您喜歡這單篇文章,歡迎轉發。真心認同,也請不吝贊助!金額隨喜!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