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貨幣的貶值是歷史的鐵律

先從一個小故事說起,這個故事或許有些老老老讀者已經看過,但沒有關係。

從前有兩個部落,一個叫台灣部落,一個叫美利堅部落,台灣部落的村民聰明、努力、節儉,美利堅部落的村民則充滿智慧、喜好享樂。兩部落分別生產野兔肉和火雞肉,兩個部落平均每個人一天都能獵到3隻野兔或3隻火雞,而每個人一天也剛好需要吃3隻野兔或火雞才能維生,也就是說,一天獵不到3隻野兔或火雞的人,就會在物競天擇下被淘汰,不適合繁衍後代。而打獵技巧比較好,一天能獵超過3隻野兔或火雞的人,才有能力娶妻生子、繁衍後代,或用多出來的野兔(火雞)去交換其他能提升他家庭生活品質的物品,非常的公平合理。

有一天,聰明的台灣部落村民發明了弓箭,這下子不得了,一隻弓箭平均一天可以射下10隻野兔,所以台灣部落相對於美利堅部落來說,應該要變得富有,因為台灣部落的單位生產力提升了,有更多多出來的野兔可以去跟美利堅部落交換各種有價值的物品。有一天,美利堅部落派了代表去跟台灣部落代表說:「以後我們兩個部落的交易,10隻野兔才能換3隻火雞,然後我就頒給你一個『A級部落代表』的稱號」。台灣部落的村民好開心自己有個A級的部落代表。

過了不久,努力的台灣部落村民發現,我把原本玩樂和陪伴家人的時間也拿去打獵,那麼我一天就可以獵到20隻野兔,所以台灣部落相對於美利堅部落來說,應該要變得富有,因為台灣部落的總生產力提升了,有更多多出來的野兔可以去跟美利堅部落交換各種有價值的物品。於是,美利堅部落又派了代表去跟台灣部落代表說:「以後我們兩個部落的交易,20隻野兔才能換3隻火雞,然後我就再頒給你一個『A級部落代表』的稱號」。台灣部落的村民開心極了,因為他們有個值得驕傲的2A級部落代表。

再過了不久,聰明又努力的台灣部落開始分工合作,有人專門研發新式的弓箭,提高射程和準確率;有人專門大量生產良率高的弓箭;有人專門負責打獵,於是台灣部落每個人平均每天的產量達到了30隻野兔,所以台灣部落相對於美利堅部落來說,應該要變得富有,因為台灣部落的總生產力又提升了,有更多多出來的野兔可以去跟美利堅部落交換各種有價值的物品。沒有錯,美利堅部落又派了代表去跟台灣部落代表說:「以後我們兩個部落的交易,30隻野兔才能換3隻火雞,然後我就再頒給你一個『A級部落代表』的稱號」。台灣部落的村民現在更驕傲了,因為他們有個3A級的部落代表。

然後,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很多次。最後,台灣部落大肆讚揚自己有個全世界唯一的14A級部落代表。

懂了嗎?也就是說,在彭淮南(他現在已經退休了)交出的這張漂亮成績單背後,其實是靠著賤賣台灣人民的血汗所換來的,這就是為什麼人家一週工作35小時,而我們一週工作53小時。

我們一代比一代付出更多的勞力、時間以及創意,但是換得的卻是每況愈下的生活品質以及貨幣購買力。追根究底,除了人為法幣制度的這個原兇之外,我們國家貨幣政策的落井下石也是造成此一現象的最大幫兇。因為人家用一張張可以任意印製的大富翁紙鈔,就可以不斷地換走我們的勞力、我們的創意、我們的生產力,然後我們抱著這些花不掉又越來越多的大富翁紙鈔,卻還一直以「台灣外匯存底屢創新高」而沾沾自喜。這場戰爭,還沒打就已經輸了一大半。

所謂的外匯存底,指的就是台灣所有產品或服務的淨出口,所賺來的美元。但是這些出口廠商手中的美元如果一直想要換回台幣,那勢必會造成台幣對美元的升值,而台幣的升值是所有出口廠商以及彭總裁最不樂意見到的情況。所以央行此時就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也就是發行更大量的新台幣來購買出口廠商手中的美元,以減緩台幣的升值壓力,然後這些美元到了央行手中就成了我們以引為傲的外匯存底。

但是說穿了,那些外匯存底從某個角度來看,就是你我血汗的累積。而這場貶值競賽所造成的後果,就是新台幣發行量的大增以及購買力的大幅減弱。目前新台幣的發行量已經是60年前甫發行時的389倍,這也就是為什麼你的祖父花80萬買一間透天厝,而你卻花800萬買一間小套房。

這張圖是最新的美國聯準會(Fed)總資產規模,而美國聯準會的總資產規模,用最簡單白話的方式來解釋,就是「印了多少鈔票」。從圖中可以看出,在2008年以前,聯準會的總資產都是維持著,非常溫和穩定的漲幅。但2008年底,從雷曼兄弟開始的次貸金融危機開始,聯準會大撒鈔救市,也就是直接印鈔票去紓困那些,所謂「大到不能倒」的企業或金融機構。那一次的大撒鈔,一口氣將總資產給double,從8,000億一口氣增加到了2兆。等於一年瞬間所多印的鈔票,比過去一百年總共印的加起來還多!

接著,我們也可以從圖中看出,從2008年的大撒鈔之後,就進入了一個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時代;總資產規模開始不受控的狂飆,從2008年到2014年又double了一次,到達了4兆。然後雖然從2014年之後,有恢復穩定的態勢,甚至2018年之後,還有些收斂的跡象。但2020年的新冠疫情,美國又是同樣的一招,瘋狂印鈔票來紓困,一口氣又把總資產規模擴大到了8兆。

再提一次這個在《暗黑真相網》中,出現過很多次的公式:
有錢人的賺錢速度 > 硬資產的漲價速度(房地產、奢侈品等稀缺資源) > 實際的通貨膨脹率(政府印鈔票的速度) > 民生用品的漲價速度 > 中產階級的賺錢速度 > 窮人的賺錢速度

如果我們以2008年底為切點,到今年(2021)為止,13年的時間,Fed的資產規模從8,000億美元,變成了8兆美元,也就是整整十倍!如果用完美的複利計算,等於平均的年化成長率是18%左右。也就是說,如果以這13年為計算期間,那麼公式中的那個「政府印鈔票的速度」就是18%。您可以仔細思考一下,在過去的13年間,您的收入及總資產的規模,有沒有平均每年成長18%?或者應該這樣問:您的總資產規模,有沒有比13年前,成長了10倍?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也不用生氣,有80%(也許90%)的人都跟你一樣,被這套人為操縱的法幣制度,給不斷的往下壓。

用個淺顯易懂的例子來說明:
假設4個人玩大富翁遊戲,每個人手上各有10,000元,那麼這個遊戲世界的總資產,就是40,000元。但今天,如果遊戲的制定者,又憑空多放了40,000元,進到這個遊戲世界中,那麼手裡還是只有10,000元的人,他持有的資產佔整個世界總資產的比例,就會從25%變成12.5%,那麼在遊戲中,他相對於另外三個人的購買力,是會變強還是變弱?這樣應該很明白了吧?

此時,在遊戲世界中,擁有最強相對購買力的人,會做什麼事?當然就是去大肆收購那些,購買力變弱的人,所買不起的土地,然後跟他們收過路費。然後一直如法炮製,直到自己買下了整張遊戲地圖上的所有土地,其他玩家都破產為止。

可能有人會問:那些紓困的錢(也就是新印的鈔票),怎麼沒有「等比例」的到你手上(以維持不變的相對購買力)呢?如果新印的鈔票多了一倍,那理論上,手上有1千萬的人,應該要分到1千萬;有1億的人,應該要分到1億才對。此時,各種「消靡貧富差距」、「排富」、「幫助弱勢」.....的騙選票口號,就又可以出場了。美國也好、台灣也好,這種可以打著「新平等」口號的非常時期,都是千載難逢可以上下其手的絕佳良機。

表面上說要紓困的錢,不一定會真的被拿去紓困,而且絕大部分都不會。例如台灣政府編列的8,400億新冠疫情紓困預算,請問你分到了多少?還有,這些錢要從那裡來?絕對也都是從「稀釋現有發行貨幣的購買力」而來,難不成是蔡英文、陳時中賣家產捐出來的嗎?又例如,每人10萬元的勞工紓困貸款,有多少人真的是拿來,彌補自己因為疫情而減少的收入?諷刺的是,很多真正需要紓困的勞工,不是不符合申貸資格、就是生活早已苦到,根本沒有時間去注意這些訊息。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窮人的銀行家》作者穆罕默德‧尤努斯 ( Muhammad Yunus)  在書中就再三強調:「保護主義以窮人之名而起,但真正的受益者,是那些懂得操作這套體系的有錢人和聰明人;他們將假窮人之名,取得所有好處。

在大富翁遊戲中也好、真實世界中也好,那些操縱貨幣體制的金權寡頭,以及他們的狐群狗黨,在拿到了這些,還沒有造成通貨膨脹的新錢之後,總要有地方可以去吧?他們當然不會傻傻的去存在銀行,而是會去買地球上有限的資產。再用這些越來越集中在金權寡頭(以及他們的共犯)的資產,去打壓中下階層的相對購買力,壓到他們跟電影《鐘點戰》裡的第十三區窮人一樣,每天汲汲營營的勞碌奔波,卻還是只能勉強茍活;但卻又沒有窮到一無所有,而起身造反(只會每天在網路上打打嘴炮罵罵政府)。這就是裙帶資本主義的終極完美世界!

從2008年後,全球的股票市場,都走了世界金融史上,最長的一次多頭行情。不光是股市,當龐大的中下階層,感覺薪水都沒有漲的同時,全球的原物料也都一直在漲,而房地產當然更不會缺席了。

我們看看這13年間的信義房價指數

主要都市以及全國的房價指數,走勢都差不多。在這13年間,買不起房的中下階層,在幹樵買不起房的同時,房價平均已經又漲了2~3倍。而相同的這段其間,賺錢速度比實際通貨膨脹率還快的有錢人,則是平均又多了3~5間房子(10倍的資產膨脹,除以2~3倍的房價)。

所以,當中下階層覺得房價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時候,那些賺錢速度跑贏政府印鈔票速度的有錢人(不論他們的財富是和貨幣體制的操作者掛勾,還是憑藉自己超群的開源能力,還是祖上積德留有資源而來。)則是又多買了3~5間房子,給自己的兒子、女兒、媳婦、情婦......。而那些賺錢速度比政府印鈔速度還慢的中下階層,則是持續的抱怨和怒吼,自己越來越買不起;並把矛頭指向那些,操弄法幣制度的共犯:建商、銀行、政客(地主)......等等。真實世界,是不是就跟大富翁遊戲一樣呢?

正因為2020年新冠疫情的這次全球大印鈔,我們才會在【房價漲不漲的暗黑真相】一文中說,對於那些賺錢速度追不上真實通貨膨脹率的中下階層而言,硬著頭皮買房,就某個層面來說,確實是在薪資無法有效成長的無奈下,還能把自己「往上拉」的一種方式。當然,該文以及此文所指,都完全是以「自住」的角度來看。而如果家中有長輩可以買給你,或是找到可以買給妳的男人,那當然更好。

至於以「投資」角度來看的話,也許就不太能完全適用本文的觀點,請不要誤以為此文是在鼓吹大家去投資房地產。投資領域的個案差異是極大的,但唯一可以保證的是,平均的房價,是絕對不可能回到某個,你認為才叫合理的從前。你不可能在已經有80,000元總資產在流通的大富翁遊戲中,要求用以前只有40,000元總資產在流通時的價格,去買到同樣的東西(房地產)。如果說有某些東西 (例如3C產品),在貨幣購買力已經被大量稀釋之後,還能以更低的價格,買到效用更甚從前的東西,那是拜科技的進步所賜;但這樣的現象,不會發生在房地產上。

無論如何,在全球目前暫時推不翻的法幣制度下,貧富差距還是會不可逆的擴大。而沒有家世背景、沒有強勢競爭力、沒有特別好運的普通人,其相對購買力一定會不斷的被壓縮。好在,種種因為科技進步,而帶來的小確幸,彌補了很大比例,因為購買力流失,而隨之減少的整體快樂值。這也是為什麼,中產階級一直變窮,但那種「努力無用」的憤怒,卻一直沒能累積出,足以起身造反的能量。

記住,你我的生命都只是人類歷史中的一剎那,與其把生命浪費在抱怨或抗議制度的不公平,不如把握有限的光陰,縱使無法改變遊戲規則,也至少在自己的時間和能力範圍,在現有的規則中,去佔到一個相對有利的位置,不是嗎?而至於「如何正確、有效的往上爬?」這個問題,請多看《暗黑真相網》的文章!

還不是《訂閱會員》的讀者,如果您喜歡這單篇文章,歡迎轉發。真心認同,也請不吝贊助!金額隨喜!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