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首件醫療再審》等11年終獲改判無罪 黃慧夫醫師聆判眼眶泛紅了

新聞來源:首件醫療再審》等11年終獲改判無罪 黃慧夫醫師聆判眼眶泛紅了

請問:人生有多少個11年,可以被司法這樣折騰?
再問:無罪定讞之後,這一路走來的有形和無形損失,能向誰討?
說個玩笑話:一類組的菁英,有必要這樣為難三類組的精英嗎?

我們先討論一個問題,那就是:
導致這個國家敗壞至此的主因之一,並不是藍執政或綠執政的問題,而是財稅體系、司法體系當中,存在著太多太多,不管藍綠執政都換不掉的蛀蟲。當然,沒有經歷過一些社會真實面的凡夫俗子,是沒有辦法體會的。

當前台灣許多的檢察官或法官,對真實社會的行業百態,理解之淺薄,是不爭的事實。導致台灣司法大量存在濫權追訴及薄弱證據無限上綱之離譜現象。檢調單位常常為了辦出大案、急於立功,又揣摩上意、迎合民粹,而扭曲公權力的本質,其心態和嘴臉,甚至比許多罪犯更為噁心醜陋。一般民眾或公司行號,萬一不幸涉及訴訟,會碰到怎樣的檢察官或法官,根本是燒香拜佛憑運氣。運氣不好的,整個人生因此而毀滅都大有可能。

即便最後無罪定讞,整個官司打下來,曠日廢時、勞財傷神,有形或無形的損失其實一樣慘重。再加上尚未定罪的偵查中或審判中,檢察官動輒查封、查扣當事人個人或公司資產,或者限制出境。就算最後無罪定讞,這訴訟過程中所失去的無形商機,不知有多巨大?這損失又能向誰討?

「淘汰不適任司法官」的議題,已經被拿出來討論多年。但其背後真正的問題,就是如我所說的,這個國家真正的問題,是那些不管藍執政還是綠執政,都換不掉的各種公務體系蛀蟲。如同時代的演變一樣,人也是會變的。如果只是因為一個人年輕時通過了一次考試,就可以終生掌握對他人生命、自由、財產有處份權的公權力,那對整體社會來說,才是最腐敗和墮落的事。

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讓手握公權力的人,盡可能的少,然後每個人手中的公權力,盡可能的小。以及最重要的,要高效率的淘汰不適任的公權力執行者。但很諷刺的,當今的「民主」體制中,應該是完全不可能做到了。畢竟,智商和邏輯能力不足的人,還是佔了投票人口的大多數。

英雄也好、梟雄也罷,經濟活水以及就業機會,都是這些人用命去拼出來的,那些等著收割以及等著被施捨的,你們完全沒有任何資格說任何話。有經歷過一些社會真實面的人,就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當然,從另一面來看,另一個我們需要反省的點,就是民眾普遍抱持著那種,凡事只要吃了虧,就一定要找出一個罪魁禍首來興師問罪的心態;就算找不到真正的罪魁禍首,也硬要找出一個替罪羔羊,好讓自己覺得吃了虧的心理,得到一點平衡。

不能接受風險,卻又無法克制自己不參與。」、「好處我都要,但風險發生時,又不願意承擔。」......都是許多台灣人常見的心態,不管是在投資領域也好、醫療領域也好,還是其他的領域,都有這樣的現象。

每個人一輩子一定都會遇到無數次,當初被承諾的回報跳票(或者不如預期)的情況。不管是公司、店家、合夥人、政客、親人、伴侶......的承諾跳票了(或是醫療服務),除了少數一開始就存心要欺騙的情況外,大部分的情況,跳你票的人其實也都不希望如此。你相信了對方,所以付出了些什麼,以期獲得對方所承諾的後續回報。但不管對你還是對方而言,其實都是「賭一把」,而且對方賭的不一定比你小。

沒有人希望失敗,但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100%的,能夠接受失敗的或然率,才真正開始具備一個成功者的特質。

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能夠在現代社會,混出一定成績以上的人,碰到被跳票的情況時,他們的第一反應通常不是不顧一切的力爭,而是摸摸鼻子當作一次經驗,然後把時間趕緊再拿去賺錢,想辦法東山再起。而那些一被跳票就拼命抗議、遊行、提告......,巴不得來個玉石俱焚的人,往往都是混不出任何名堂的社會邊緣人。

可想而知,許多人一定會對我的觀點嗤之以鼻。但就像我所有的文章一樣,第一眼看,會覺得狗屁不通,但一時之間,卻又找不出理由來反駁,仔細一想,好像似乎真的是這樣,再比對一下自身周遭的案例,還真他媽的有道理!

延伸閱讀文章:
Beauty88時尚美人捲6千萬加盟金落跑,惡性倒閉又欠薪
無「法」可管! 誠實蜜蜂欠300店家金額逾700萬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