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WeWork等新創公司給我們的啟示

新聞來源:WeWork 創辦人被爆:吸大麻被滯留、邊裁員邊辦趴,還想當「世界總統」

儘管「惡血」Theranos、智慧榨汁Juicero、空拍機LILY Camera......等血淋淋案例在前,仍然無法阻止這股越來越像龐氏騙局的新創圈生態。

目前全球新創圈的共同弊病:
1.創投或天使投資人,普遍罹患了所謂的FOMO症候群(fear of missing out),深怕錯過的這一個,就是樂透的頭獎,以至於陷入一種,自己矇騙自己的狀態,期待有一天帽子裡真的會變出兔子。

2.新創公司老愛以所謂的「曲棍球桿預估」,來描繪未來突破某個臨界點後的爆炸性成長願景,但其真正的意義,其實只是不需要交任何成績單出來,給前期的投資者。而90%以上的新創公司,撐不到那個臨界點;即使撐到了,所謂的「爆炸性成長」平均而言,往往只有預估的20%不到。

3.創業者也許天資聰穎、也許夢想偉大,但其實內心深處也都知道,大家都是賭一把,只是沒有一方說出來。創業者先吹虛自己的技術以取得資金,然後再重金尋獵人才開發技術,期待有一天技術真的會追上吹虛。「演久就成真」(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成為了創業者、投資人、員工,三方相互交相賊的不成文默契。

4.最扯的是,新創圈的迷思,已經進展到「就算所有狀況都算到最好,仍然沒有辦法創造正現金流」的商業模式,仍然有大筆的投資者願意投資(WeWork就是)。而他們賭的,竟然是「在當前這個註定燒錢的模式,還沒有把錢燒完之前,能研發出另一個能夠賺錢的模式。」完全是陷入了把特例當通例的迷思。

5.李開復在北京搞的創新工廠,其中80%撐不過一年、10%搖搖欲墜、10%勉強持平。而創新工廠從2009年成立至今,成功IPO到主版的公司家數是「」。如果講的難聽一點,李開復就是一個家財萬貫的買夢人,喜歡每天陶醉於未來無限可能的想像世界,以及感受那些立志改變世界、征服宇宙的年輕人的活力。至於那些多如過江之鯽的新創公司,則是兜售夢想的人,但所謂的兜售夢想,也頂多只是騙到一年到數年的基本工資。

6.天使投資輪、創投輪、Pre IPO輪......,真的都不是普通投資人玩得起的遊戲。而把天使輪、創投輪......的標的,拆成小單位給小型投資人認購,更是不折不扣的龐氏騙局,你的錢會回本的機率,比李開復花了十年所拼出的IPO家數還低。舉個例子:媒體大亨梅鐸投資「惡血」Theranos超過一億美元,但不同於其他創投或投資人,紛紛對Theranos提出詐欺訴訟的做法,他只要求Theranos用1美元把所有的股份買回去。因為他可以用這一筆投資損失,去抵扣他其他賺大錢的投資原本應該要繳的稅,所以以現金基礎來說,他等於沒有損失。

7.總之,所有在次級市場之前的遊戲,絕對不是凡夫俗子玩得起的。雖然你們愛看的那些什麼富爸爸、什麼哈福艾克,整天在洗你們腦說,有錢人是不會在次級市場買賣股票的,除非有明確的內線消息。確實,次級市場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散戶屠宰場」。但,你在次級市場會被宰,並不代表你可以到其他你更不應該去的地方。就像連醜女都追不到,並不代表你應該放棄追醜女,改去追林志玲;連一份工作都沒做好過,也不代表你應該放棄工作,跑去創業。

8.對於普通投資人來說,你最最最應該做的,就是認清自己是個普通投資人。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