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留不住年輕人 一銀離職率逾六成居冠

新聞來源:留不住年輕人 一銀離職率逾六成居冠

因為進去後發現,原來真實的世界竟然如此黑暗。沒有背景、沒有關係的人進去,就是雜事最多、責任最重;而萬一有功勞,絕對沒有你的份。

官股銀行高層肥缺淪為執政黨政治酬庸的工具、中層肥缺淪為財稅幫近親繁殖的溫床,早已是行之有年的文化。

再加上中基層非主管職務,卡了太多太多的冗員蛀蟲,整個部門連excel都不會用的老人,佔了絕大多數。你說一個渴望想靠做實事出頭的年輕人,怎麼可能不被逼走?

多年前,加拿大皇家鑄幣廠(Royal Canadian Mint)的台灣官方代理權,還在我手上時,第一銀行試圖跳過我,直接跟RCM進貨,但被當時RCM的總經理一口回絕,請第一銀行必須找我。

第一銀行也真的找我了,也會談了幾次。但我很清楚,找我的那位高層,思考的根本不是幫第一銀行賺錢,而只是想要有些「政績」罷了。

當時台灣有在賣外國紀念幣的銀行,就只有台灣銀行跟華南銀行,它們賣的是澳洲柏斯鑄幣廠(Perth Mint)的金銀紀念幣,較有名的產品有袋鼠金幣、生肖銀幣等等,而RCM最有名的產品則是楓葉金銀幣。

而當時,除了台灣銀行和華南銀行之外,其他銀行完全沒有販售國外金銀幣的業務。

但其實,台灣銀行和華南銀行一起向Perth Mint拿的官方代理,真正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幫銀行賺錢,而是為了「政績」,好讓它們有正當的理由,可以多增設一個部門、多增設一些職務,好安插政治酬庸或財稅幫的自己人,至於這個業務有沒有賺錢,They don't care。

而很顯然的,第一銀行想引進RCM的金銀幣來賣,為的也只是能夠和台灣銀行和華南銀行互別苗頭,它們根本沒有去研究,台銀和華銀做這項業務的成績如何?是否有賺錢?

2015年11月,我在北京的國際錢幣展,與Perth Mint的CEO見面時,他就告訴我,台灣銀行和華南銀行的表現Disappointed,但基於它們的合約還沒有到期,所以不能直接出貨給我,後來在我三顧茅廬的誠意下,Perth Mint同意我,只要是台銀和華銀沒有在賣的品項,Perth Mint可以直接出貨給我。

後續更專業領域的故事,就不多說了,應該沒什麼人想聽,聽也不見得聽的懂。

總之,我跟第一銀行會談了幾次,合作的方式都已經談好,包含如何展示、如和行銷、如何付款、如何交貨......等等。

但當一切看似都已經箭在弦上時,我當時的一位重要股東告訴我,他覺得這件事會不了了之,理由是:執政黨快換人了。

我完全沒有思考過這個層面的問題!

但我的股東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件事果然在大選過後,換了執政黨,一銀的聯絡窗口告訴我,說因為我在網路上公開說,RCM的台灣官方代理是我公司,即使是第一銀行也必須透過我才有辦法向RCM進貨,惹的它們高層不高興,所以不跟我合作了。

摸摸鼻子囉,也許我這麼說真的惹它們高層不爽了,還是因為它們高層換人後,有其他的安排,就不是我這種沒背景也沒關係的人,可以得知的了。

以上所說,全部都經的起查證,我所有與RCM和第一銀行往來的E-mail,都還保留在我的舊筆電中,而該筆電現在被新北地檢署的吳育增檢察官所扣押。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而至於我的那位重要股東,我為什麼能得到他成為我的重要股東,又是一個比這個一銀的故事還要更精彩的故事了,如果有人想聽,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說吧。

總之,真實的世界,很黑暗。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