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當女孩成為貨幣

當女孩成為貨幣
◎女性的身體是一種可供男性用金錢估量的存在。
◎這個世界上,許多事物的價值都取決於「身體資本」(bodily capital)
◎女孩(girls)有價值,女人(women, females)則沒有。
◎我們和其他人沒什不同,一面質疑時尚模特兒的內在美不足,一面又全心擁抱她們的經濟價值。
◎法國社會學家Pierre Bourdieu使用「男性宰制」(masculine domination)一詞,來描述各種在象徵層次上的幽微互動,使女性認為自己比男性更低一等。

新鍍金時代
◎全球前1%富有者的資金,已經擁有全球半數的財富,總額達到241兆美元。
◎在最頂端1%的內部,也存在著懸殊差距。最頂端0.1%的富有者,財富持有的比例,已經從1979年的7%,飆升到2012年的22%。
◎美國最上層0.1%家庭所持有的財富,大概等於90%家庭所擁有的財富總額。
◎我們這個時代的貧富不均程度,幾乎已經跟1920年代一樣極端。
◎電影《大亨小傳》中,Jay Gatsby的奢華派對所象徵的鍍金時代(Gilded Age),其時代背景正是1920年代。
◎「薪富族」的崛起,其財富主要來自金融、房地產、科技等蓬勃發展的產業。
◎有些人的權力稍縱即逝,就像是女人的青春一樣。

雄性競爭與炫富文化
◎頂級夜店裡,大約有半數的桌席,都做滿了金融業的人,而他們大部分都是用企業帳戶結帳。(延伸閱讀文章:現代年輕人還有機會翻身嗎?part 2
◎如果有哪個男人說,他不喜歡美女,那一定是在說謊。
◎有美女的場合,男人會陷入一種競爭,競逐誰才能在這場展示浪費的表演中,花掉更多的錢。
◎每年全球頂端0.1%富豪,在這種「雄性競爭」中所花的錢,遠多於花在慈善事業。
◎絕大多數這種炫富競賽中的籌碼,都不是從合法或合乎道德的管道賺來的。如同《鯨吞億萬》一書中,電影《華爾街之狼》的本尊Jordan Belfort,在只參加過一次劉特佐的豪華派對後,就再也不跟劉特佐往來。他回憶道:「不管這場豪華派對的真正主人是誰?這些錢一定是騙來的,因為自己賺來的錢不會這樣花。」
◎說穿了,炫富競賽就是一種,把美女當成戰利品,鼓勵有錢男性透過精心安排的消費儀式,用以展示他們權力(羽毛)的一種文化。(編按:例如台灣酒店中的「喊框」文化。

美麗資產與女孩價值
◎維多利亞時代晚期,英國的百貨公司裡開始出現銷售女郎(shopgirls),她們就在男性凝視(male gaze)下,展現了一種極撩人的曖昧感受:她是否也供人買賣?
◎年輕貌美的女孩,永遠可以激起人們對商品的慾望。讓人覺得似乎在得到商品的同時,就可以得到這位(些)女孩一樣。女孩在男性凝視下,淪為物體一般的存在。(編按:所以時下常出現的「物化女性」一詞,根本就是個假議題,因為在這個當今依舊由男性掌權的世界,女人在很大程度上,本來就是一種......。

每次這種話都要留給《暗黑真相網》來說!

◎歷史學者Peter Bailey在研究維多利亞時期的性文化後,提出「類性感」(parasexuality)一詞,將它定義為一種「被部署卻未完全釋放」的女性情慾。(編按:其實就是《暗黑真相網》常常提到到「想像空間」。
◎「類性感」是當代娛樂和服務產業發展的動力,即使商品和服務本身跟性相去甚遠,仍然會出現各種透過性來駕馭男人注意力的銷售人員,例如美術展裡的「藝廊女伶」(gallerinas)、科技研討會裡的「攤位女郎」(booth babes)、空服員、飯店櫃檯、辦公室秘書。靠「女孩價值」來獲利的產業,幾乎涵蓋地球上每一個產業。
◎女孩價值的極限,平均來說大概就是25歲。而炫耀性休閒產業的背後,是由過量勞動支撐起來的。而女性勞動所創造的價值,也不成比例地歸男性所有。
◎很多頂級圈子的進入門檻都一樣:你很有錢,或妳是美麗的女孩,或是你能帶來很多美麗的女孩。
◎相較於女性自己本身,她們的美貌對男性來說,反而有價值得多。對男人來說,女孩有兩種裝飾性意義:透過她們的潤飾點綴,讓男人看起來更厲害;她們同時也是一種榮譽徽章、一種彰顯地位的標誌,可以吸引其他男人注意。

派對女孩與好女孩
◎在「男性宰制」的頂層世界,任何18~25歲、外貌姣好的女性,基本上都能以「女孩」來稱呼。但根據女孩的道德特質,女孩之間也有不同分野。首先是所謂的派對女孩(party girls),她們年輕貌美、無憂無慮,經常可以在外玩到很晚;相較之下,好女孩(good girls)則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她們漂亮卻嚴肅,也鮮少在深夜外出狂歡。在男人心中,好女孩是比較有特權、有受教育的類型,而她們與派對女孩最大的不同在於,好女孩的性道德感也比較高。
◎無論「派對女孩」多美豔動人,頂層世界的男人,真正想找的,其實是「好女孩」。好女孩擁有的特質,派對女孩全都沒有。好女孩是可能進入穩定關係的人選;派對女孩則是上床、一夜情的首選。
◎好女孩也好,派對女孩也罷,其實全都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典型,用來把女性性道德的社會評價與她的地位高低,緊緊地牽繫在一起,從而畫出一個從有到無的光譜。
編按:其實此章節所說的,就是我們早已提過的,在男人(特別是高層級的男人)的潛意識裡,會自動把女人區分為「用來娶」跟「用來搞」這兩大類。然後很殘酷的,時下許多女孩總是認為自己應當是「用來娶」的對象,但在男人眼中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例如【「不靠男人,我靠自己」人設的優勢和風險】一文中所說的案例。

延伸閱讀文章:
「老是遇到渣男」的暗黑真相
再說說「老是遇到渣男」這件事

色情資本的兩面刃
◎美貌是女性的一種資本,是她們可以用來換取向上流動機會的資源。有人更主張,美貌是女性獨有的特殊力量(優勢),得以顛覆傳統的階級秩序。
◎雖然「上嫁」(Hypergamy)或者「嫁入豪門」乍看確實是女性得以動用其色情資本而獲致的結果,然而多數研究卻顯示,門當戶對的婚姻形式,其實比較普遍;而且從1980年代以後,伴侶之間教育程度與收入相近的比例,持續的在增加。頂層世界雖然會將美麗的女孩和富有的男人聚集在一起,但他們所建立起來的關係,多半比較偏向軟性妓女(soft hooking)的一時之樂;有時候層次更低一點,甚至是收錢女孩(paid girl)。
◎性對男女的影響永遠都不對等。男人藉著大量的性征服,來獲得地位和尊重,但同樣的事蹟,卻會徹底毀掉女人的尊嚴與地位。
◎女孩的反擊:妳從一段關係裡,總是要得到一些東西,何樂而不為呢?反正最後都是會結束的。愛情這種事,只有當妳還是處女時才會渴望。(編按:如同我們在【妳的「渣男雷達」壞了嗎?】一文中所說的,每當和一個男人發展關係時,請秉持的那個原則。
◎在男性宰制的頂層世界中,女孩雖位居核心地位,但女人基本上就是不被看見的群體。唯一會提到她們的時刻,就是用來當作一種悲傷的警示。當女孩繼續長大,她們的價值會消失殆盡,派對女孩尤其如此。此時她們將變得不顧一切,試圖找一個有錢男友來「兌現」她們正在逐漸消失的資本。
◎「排他性」才是頂層世界快樂的核心,女孩們喜歡感覺自己比那些,無法接近精英男子的女人更有價值。也就是說,女人的快樂、物化和階級制度是交互作用而成的。
◎在一個理論上已經進入後女性主義的現代世界裡,成為男人的慾望對象而帶給女性權力的快樂,同時也會創造女性之間的階級制度,而且是根據男人對其價值的認知進行排序的。

刷新三觀的啟示
◎男人付錢,女孩永遠不用買單,她們付出的是時間。(編按:有關於這點,《暗黑真相網》已經寫過太多太多了,既便妳不是女孩,只是個女人,請還是堅持,遠離AA男!
◎女孩維持體態的難度會隨著時間提高,因為青春往往是美麗女孩的定義。在男性宰制的頂層世界中,已經沒有女孩價值的女人,跟男人其實沒什麼兩樣,就完全看這個人有沒有專業或資源可以利用。
◎30歲(編按:我們東方人可以抓的寬一點,大約35~40歲。)過後,女孩們就會開始意識到,過去那張踏入精英社交圈的門票,正逐漸離她們遠去。但無奈的是,許多女人往往在這個階段才覺醒,所以只好拼命強調精神陪伴價值的重要;然後當發現沒什麼男人買單的時候,就又開始說男人物化女性,強調女人也可以靠自己......bla bla。

延伸閱讀文章:
聊聊女人「自我定價過高」的問題
精英男の逆襲:基因本能看世界
別被那些女權言論給騙了

◎在美國,出生在所得最低20%階層的孩子,有7.5%的機率,未來能進入所得最高20%的階層。在丹麥,這樣的機率是14%(編按:真好奇台灣的這個數據是多少?)想當然爾,女孩的機會要比男孩多上非常多。
◎隨著個體戶的口袋逐漸飽和,也急於展示財富,這點其實體現了資本主義對民主的承諾:任何人無論等級或血統,都可以爭取加入上流社會。當然,所有出身卑微的人,也都可以「想像」自己進入金字塔頂端1%的途徑為何。
◎不論是中古世紀還是現代,「女性的所有權」仍然是男性用來彰顯地位,最主要的手段之一。
◎永遠會有新的女孩們,前仆後繼地進出,這個由地位與美貌所推動的奢侈經濟,周而復始。

還不是《訂閱會員》的讀者,如果您喜歡這單篇文章,歡迎轉發。真心認同,也請不吝贊助!金額隨喜!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近期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