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A R K T R U T H

顏清標邀父女沙鹿擺攤,不到2小時搶光的「誠信碗粿」!?

新聞來源:顏清標邀「誠信碗粿」父女沙鹿擺攤 800個不到2小時搶光

最近佔據新聞版面好幾天的地方事件,因為女孩將「買10個碗粿送1個蘿蔔糕」誤寫成了「買碗粿就送蘿蔔糕」,結果父親趁機教導她「誠信」的重要,賠錢也要履行。然後過沒多久,就是顏清標出面全部買下,並邀請父女到沙鹿擺攤的一連串善行佳話。

依稀記得,在我們那個年代的求學過程中,有讀過歐陽修的《縱囚論》,不知為什麼,在看完這一連串的碗粿新聞後,腦中又浮現了縱囚論》當中所描述的「上下交相賊」一詞。

台中海線的顏家,在上次的立委選舉中,敗給了台灣基進的陳柏惟後,在立法院中的政治影響力,一定多少會受到一些影響。畢竟現在海線鄉親有什麼事情要關說,需要去拜託的對象,已經變成了新科立委陳伯惟,而不再是過去的顏寬恒了。雖說嚴家在台中議會還是保有了一定的勢力,但在失去立委權勢的情況下,影響力多少還是會受到一些影響的。也因此,在政治版面以外的領域,搏曝光版面、建立各種形象,也成了另一門需要耕耘的學問。

當然,藉由地方時事發揮,搏名望、建形象、刷存在......都無可厚非,這點我們沒有任何批評的意思跟資格。今天主要想提出的暗黑探討,是「誠信」到底有多重要?重要到值得我們犧牲什麼代價也要去維護它?比生命還重要嗎?而「誠信」的價值又該如何評斷呢?

暗黑真相網》相信,所有的「誠信」都是有價的,既然有價,就有打破的「臨界價格」。這麼說或許很多道德魔人會相當的嗤之以鼻,認為世界上很多的情感元素應該都是無價的才對。但事實一再證明,無底限的堅持情感元素,最後常常都是以大悲劇收場。但如能中途在適當的臨界價格」,打破這些道德元素的藩籬,雖然短期會有一定的損失,但整體來說,都絕對好過那最終遲早要面對的大悲劇。

隨便舉一個最近的新聞:人倫悲劇!孝子獨養癱母12年 失業陷絕境3刀求解脫

正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這位孝子的孝順,也在12年的精神折磨後,突破了他的「價格底線」,讓他寧願選擇坐牢,也好過繼續的「孝順」。我們在【底層社會的悲歌與翻身之道 】一文中也說過:如果真的下定決心,以脫離底層社會為生命中的第一要務。那無論如何,「親情的債務」是第一個絕對要狠心拋下的。這很難,真的很難,而且往往還會被貼上「不孝」的標籤。但你唯一能賭的,就是先讓自己脫離了底層社會,而且有了自己的新水平新家庭後,如果還行有餘力,你的親情羈絆也還有拯救的空間,你再去拯救。否則,很多並不笨的社會底層小孩,往往就是因為太早陷入親情羈絆的枷鎖,而被逼的一輩子只能不斷背負親情債務的輪迴,放棄或錯過所有可能的翻身機會。

孝順也好、誠信也好......,各種基於「道德」而生的人類情感,一定都有個極限在,也就是有個「價格底限」在。當突破了這個底限時,打破這些道德規範,就成了一種「義務」,而不是無止盡的緊守著道德規範,甚至犧牲生命。我們在【關於人生這場大富翁】一文,以及許多先前的文章中,都再三強調過,人生這場遊戲或旅途(或不管您想怎麼稱呼它)最重要的規則之一就是:它的遊戲時間是有限的!而我們這一生的任務,就是在這有限的一生中,創造最大可能的「整體快樂值」(或幸福、或不管您想怎麼稱呼它)。很實際的,嚴守各種道德規範,甚至視之重於性命,所能得到的人生整體快樂值,絕對不會是一個上策。

所以,教小孩「即使賠錢做生意,也要守誠信」的這個舉動,無疑就是一種無謂的道德堅持。真正應該教導小孩的是,在必要的時候,我們就必須打破誠信,然後再用其他方式做補救,以讓整體的損失能夠最小化。向消費者坦誠促銷文案做錯了,然後給予一些「不至於賠錢」的補償方案,應當是最符合整體效益的。否則,如果所有做生意的人,都這樣視誠信重於性命的話,那很多企業早就倒光了。例如每幾年就會出現一次的高單價3C產品錯植價格,投機消費者瘋狂下單。這些3C業者大多也都是承認文案錯誤,然後給予「不至於賠錢」的補償方案,而不是把所有被大量下單的高單價商品,都按錯價出貨。

當然,我們也可以往更黑暗的方向思考,整起碗粿事件,搞不好全都是自導自演的炒作,最終的目的就是導向顏董事長的豪氣一手。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還是在「不應該教導小孩,沒有限度的嚴守各種道德規範。」誠信也好、孝順也好、忠貞也好......。

每個人一生當中,在各種不同的領域,力爭上游的時候,一定都有某些時候,讓你覺得「這是非常值得做壞事的時刻」。這絕非你變壞了,而是人性。舉例來說:影史上最經典的《阿甘正傳》,影響阿甘一生的重大關鍵之一,就是他小時候進了普通班,而不是啟智班;但智商只有75的阿甘,為什麼能進智商門檻要80的普通班呢?答案就是阿甘的媽媽當時跟校長上了床。如果阿甘的媽媽嚴守道德規範,那麼阿甘當時就無法進入普通班,而只能進啟智班,想必就會有截然不同的一生了。所以回頭看,當時媽媽打破道德的價格底限」跟校長上床,所換來的最終結果,就是一件「很值得的壞事」了。雖然這個例子是虛構的電影情節,但其實真實的社會中,比這個例子更黑暗、更骯髒的,比比皆是。

如果我們再把層次往上拉一點,其實現代社會上許多已經富好幾代的家族,第一代發跡的時候,也都是做盡見不得人的壞事,才立下後代榮華富貴的基礎。賣假醬油的、賣白粉的、盜伐山林的......,現在他們的後代都成了橫跨多產業的巨富,間接統治著這個社會。回頭去看,當時第一代做的那些壞事,又值不值得呢?

總之,孝順也好、誠信也好......,各種基於「道德」而生的人類情感,一定都有個極限在,也就是有個「價格底限」在。當突破了這個底限時,打破這些道德規範,就成了一種「義務」。無底限的堅持各種道德規範,不光是當事人痛苦,很多時候還會拉周遭的人下水,一起痛苦。

相關文章

需登入會員才能留言 會員登入

付費訂閱方案

本月熱門文章

文章分類